本人平时上班比较无聊,於是聊天便成了我的第二职业爱好。期间认识了众多花色繁多的女性,从含苞待放的到如狼似虎的,各个职业,各个年龄段的女性都认识一些,了解一些。慢慢的也有了自己的一套网络交流心得,知道如何快速的与各类女性搭上关系,可以随便的聊天。 QQ里培养了一大批各个风格的网络情人,兴致来了就随找个来网络做爱,一个个都是打字快,打的字够淫荡的主儿(打字慢,聊天放不开的我都T)。若是实在兴致不减,我就找个近的,开个钟点房,放她一炮!常此以往,对女人也没特别的兴致了,感觉翻来覆去也就是干她们的嘴巴,插他们的穴,因为不是太熟悉,还不敢射在她们身体里面,顶多也就是口爆!当然,每次看到这些尤人从嘴角留下我的浓浓精液时,我还是蛮兴奋的!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哪个愿意被我干菊花的,都摆出一副良家妇女的架势,说老公都没干到,我也别指望! 又是一个无聊的中午,我照例打开QQ,有几个在线的,我挨个调戏了下,「想老公了没有?」「想老公哪儿啦?」「要老公钻你不?」「渴了,痒了,找老公哦!」这些女人也都是久经沙场的,加上平时也比较熟了,答的更是让人心痒痒,「当然想啦!老公,你才来!」「想老公的下面了……」「老公你来嘛!人家想你了!」「你个死鬼,又想占我便宜,今天让你射在裤子里,叫你出不了门!」「人家已经准备好啦,你帮人家舔一舔嘛!」这些娘们,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我心里默念一句:「干死你们,一群小浪B!」便隐身看起的帖子来,发现我写的几篇文章看的人很多,顶的人很少,心里难免一阵凄凉,看来要多找女人实战,积累经验才行啊!好的作品都是经过无数次实践堆积起来的。 话说隐身之後,QQ才算消停,几个小浪蹄子都停止了叫唤。我就安心的查阅起的小说区的帖子来,无意间看到了一个以女性口吻写的小说,我心想,应该是为了赚回帖故意伪装的吧。可整篇文章看下来,发现虽然文章篇幅较小,难引起狼友的注意,但文字非常细腻,对女人心理描写也极其贴切,以我多年的觅食经验,这的确是个女性作者。我立即打开她的个人资料,开始查阅起来,她没有留QQ,但留了一个邮箱,我如获至宝,立即给她发了一篇文章,其中饱含了我对她的崇拜,并附上了自己的几篇劣作,以供「切磋」。 过了两天,她竟然回信了,并且附上了自己的QQ号码。我怀着激动地心,用颤抖的手,将她加为好友。她的网名叫做妩媚唇香,绝对够骚,够挑逗的名字。於是我们便开始交谈起来。没想到一切都来的那麽顺利,我们很快就进入了节奏,这部分省略10000字,详见本文的附件「聊天记录」。结果就是,我们几乎是第一次聊天,就开始了网做。她语言攻击性极强,且慾望强烈,丝毫不与她的年龄相匹配(她才20)。 聊的我的JJ硬了好几个小时,这之後,我们时常聊性,并美其名曰「切磋文学创作」。我管她叫娜娜,她直接叫我老公。她交过几个男朋友,但都吃不消她,据她自己说,她希望每天除了睡觉,其他时间都可以做爱,不然下面就痒,即使是睡觉,她也希望有个JJ硬在身体里面才睡得踏实。於是她就成天看成人网,看色情图片,看无码片,然後自己解决,最夸张的就是,她自己买了几个成人用品,有时睡觉,下面两个洞,都插一个假阳具在里面。我心想,这丫头果然是年轻,精力旺盛,如果是一般成年人,这麽折腾,不得早早的肾衰吗? 小姑娘隔三差五的就找我网做,我的文字功底还算差强人意,也能让她解解燃眉之急。但常此以往,她就不干了,因为我们离的比较近,大约300公里的路程。所以她强烈要求找我真枪实弹的来一回!我虽然也是阅女无数,但这个小姑娘实在是很另类,所以我迟迟不敢赴约。就算下面起火了,也是约其他良家妇女型的网友大战三百回合了事。 直到有一天,我和朋友在喝酒,正在兴头上,她来了个短消息:「老公,我在你的城市,你来见我吗?」人家说酒後乱性,我看这话一点不假,我一听这话马上来了兴致,酒能壮胆,我立马回了个消息:「娜娜,找好房间告诉老公,一会好好抽你!」很快她就来了消息:「我在**宾馆1205房间,你快来吧,不见不散哦!」这个宾馆是个四星级的,有点靠路边,但里面的设施还是很好的,是我常年与各类网友私会的定点宾馆之一。我猛的喝了一大杯白酒,对我的几个朋友说:「哥们先喝着,我去找个野鸡放一炮再来陪你们!」他们估计也没当真。反正我是浑身骚动着酒精,直接打的奔向目的地。 按了门铃,里面一声清脆的响声:「来啦来啦!」门开了,我们都大吃一惊,她没想到我竟然看上去还文质彬彬的,长的也人高马大的(她事後告诉我的),而我吃惊的事,在网络上聊天那麽风骚的小姑娘,原来竟然是个看上去很害羞的苗条美女,这种情况太少见了,因为根据我的经验,通常条件越差的,才会在网络上越放纵自己,从中找快乐。而眼前的娜娜分明是个皮肤白皙,身材修长,长发飘肩的大美女!唯一的不足就是黑眼圈,一定是通宵上网留下的。网络上我们风风火火,每次都巫山云雨的,这真见了面,我们反而有些不适应起来,两个人坐在屋子里面,话少的可怜。倒是我时常闻到她的秀发飘来的香味,可见她来之前是精心准备了的。我是男人,我也理当主动点。 於是我便坐过去,很自然的搂住了她的小蛮腰。而她竟然是憋得满脸通红,一下子便倒在了我的怀里,「老公,我想你。」这一声真的很温柔,也唤起了我身体内的酒精,我老练的说道:「宝贝,你准备一下,我去冲洗下。」我迅速的钻到洗手间,清洗了下JJ,再胡乱的洗了下脸便跑了出来。此时,我看到床边都是娜娜脱下的衣服,最上面一件是她的紫色小丁字裤。而娜娜则是缩在被窝里,酥肩半露,一头长发像瀑布一样洒落在白色的枕头上。看到我一丝不挂的跑过来,身上的阳具早已雄起,并有节奏的抖动着,她害羞的把头埋进被窝。我都怀疑,这个是不是替身来着,网络上那麽忘我的放纵,现实中竟然这麽害羞。我先前的那份恐惧感早已荡然无存,反而在责备自己,怎麽不早点赴约,怎麽可以让这块香肉空等这麽长时间! 我把灯光弄的稍微暗了些,这样可以降低她的不安情绪。慢慢的褪去她的被子,纤长的大腿,紧绷的小蛮腰,顿时呈现在我眼前,她的乳房不算大,我手刚好握住,但很坚挺,是那种运动型的体型,身体上无法找到一点赘肉。我揉捏着她的乳房,很小心的抚摸着,而我们的嘴巴也合在了一起,吮吸起对方的舌头来,随着我们肉体的进一步贴近,她渐渐的也没有开始时的那份羞涩,在暗暗的灯光下,微闭着眼睛,尽情的享受着我的爱抚。她的双腿也由开始的紧闭变的微微张开,隐约可以看到她的下身有些液体出来,映衬着缕缕灯光。 我有意识的把她的手牵引到我的JJ上,接触的一刹那,她震了一下,但很快就握住了我的JJ,我拿着她的手,示意她来回搓动,她很听话的套弄起来,并且伴随着我的亲吻,她的幅度也大了起来,时不时的发出低沈的呻吟声。我的JJ在她的搓弄下,更是一柱擎天。我从地上捡起裤子,从後面的兜里拿出一个杜蕾斯,正欲撕开,她一把挡住:「等下,老公……」,我疑惑的看着她,难道她不想带套子,但我想啊,我哪儿知道她乾不乾净呢。 但接下来的事便打消了我的疑惑,她用手在我的龟头上抚摸了几下,便张开嘴巴,俯身亲了上去,开始是用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游走,在敏感地带用舌尖用力的挑逗,人身上最坚韧有力的肌肉就是舌头,此时此刻我也深刻体会到,她的舌尖是多麽的有力,我的鸡巴被她用温暖的舌头包裹着,很快,她便将我整个龟头含了进去,她含的很深,我明显感觉到龟头抵触到了她的喉咙口,而她的舌头仍然没有闲着,在口中卖力的舔着。我不得不说,一般女性为我口交,我主要就是一种来自征服感的精神上的满足,因为鸡巴在她们嘴里,能接触到她们嘴巴内壁的部分很少,所以摩擦产生的兴奋感事实上是肯定不如在阴道里的,但娜娜就不一样,我感觉她嘴巴里的肉都紧紧的包裹着我的肉棒,她的舌头也在有节奏的蠕动,我突然觉得,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口交!一种精神与肉体上的双重享受!我满足的不停地哼哼,时常去本能的用力往里面顶,我不敢太用力,怕引起她反感,偶尔龟头会顶进她的喉咙,但她马上就会呼吸困难,使劲的咳嗽,我便立即抽出来,让她缓缓气。 大约帮我做了七八分钟口活的样子,她吐出我的鸡巴,顺手便撕开了杜蕾斯,将尖端套在我的龟头上,便又俯身用嘴巴把套子向下展开,我下意识的去抚弄了下她的阴部,果然很湿了,这才像网络上的那个放浪小丫头嘛,我暗想。我用手套弄了几下鸡巴,试安全套完全的带好,便一把抓住她的腰,把她放倒下,她很顺从的迎面躺下,自觉地张开两天又白又长的细腿,并半收起腿,使她的私处完全的暴露,以便我更方便的插入。我看着这个年方二十的小丫头片子,下身竟然森林格外茂密,只是有些林乱,估计是平时自己玩弄的太多的缘故。我并没有像平时网做的那样,去帮她口交,况且我看她的架势,也不需要我的舌头,她更需要的就是我的鸡巴,以最快的速度,最猛的力气,去插入!去使劲的搞,使劲的操! 「老公,快点进来吧……」我正看着她的幼嫩的阴部发呆,她倒是等不及了,说完还顺势扭动了几下屁股,身下的床单在她的扭动下也显得有些褶子,更让我惊奇的是,竟然有一大滴淫液从她的肉缝中溢出,直接滑落到床单上,并迅速的渗入展开,成了一个斑。我被眼前的一幕震呆了,人虽然小,B虽然嫩,但果然是很骚很带劲,很让人按耐不住哦!我一个饿虎扑羊便按了上去,开始胡乱的啃起她的脖子,我想,好歹弄点前戏,不能太单调。但事实上我又想错了,她根本不顾我的亲吻,直接一把抓住我的鸡巴,便往她的私处拉,我的鸡巴在她的玉手的指引下,迅速的找到了她的玉门口,龟头顿时抵在了她的阴唇上,我的节奏完全被她打乱了,我彷佛变成了一个任由她玩弄的小男人,感觉耳根有点热,事态的发展完全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下。 「老公,快进来啊!」她身体往上提,这样木讷的我还没动弹,龟头已经挤进了她湿滑的阴道,里面真是淫水荡漾,像个水帘洞似的,我心里暗自憋了把劲,今天豁出去了!我屁股一沈,以泰山压顶之势压上了去,鸡巴也顺势插了进去,她满足的长叹了一口气「啊……」,显然她对我的尺寸还是很满意的,这一点我对自己也有信心。 她的长腿环绕着我的身体,尽量的让自己的下身像呵呵拢。而我也没闲着,我开足马力,放开手脚,开始抽插起来,因为里面淫水很多,而且她的肉洞也是经常接受异物进出的,我的抽插很顺利,我重重的插进去,让鸡巴一直钻到她身体最里面,每逢这时候,她都会大叫一声,然後双腿夹紧我,企图留住我,让我的肉棒一直插在她的肉里,而我随即便迅速拔出,再狠命的操进去,如此反覆。这小妮子的淫声荡语立马在房间里游荡开来,「老公,用力插我」「老公,老公,嗯,啊,老公,快!」「老公,操我,操啊,啊……」我平时也是情场老手,浪妹也干的不少,但很少有叫床这麽入骨,这麽肆无忌惮的。 这丫头这麽几声一叫,我完全乱了节奏,浑身变的有些松散,但鸡巴却是无比的畅快,我脑袋里面一阵混乱,而她的大声的叫床仍然不绝於耳,我感到身体有些发酥,知道自己要败下阵来,连忙放慢了节奏,打算缓一下,她明显感觉到了我的怠工,一把把我推到床上,自己熟练的分开两腿,一只手分开自己的阴唇,对着我的鸡巴就坐了下来,这个姿势,让我的鸡巴更大限度的插入她的身体,我几乎不敢动,因为身体的兴奋让我有些力不从心。 而她却以剧烈的摇动起来,上下快速的起坐,很有技巧,每次起来都是刚好留个龟头在里面,然後在大力的坐到我身上,发出一声「啪」的声音,然後再快速的坐起来,期间时不时阴道还紧缩一下,我的舒服让我再也无法忍耐,我按住她的身体,将她留在半空中,然後自己腰部迅速的发力,从下面迅速的抽插她,我擡头看到自己的鸡巴快速的在她阴道里进出,她的水顺着我的肉棒留到我身上,而她则是微闭眼睛,喘着沈重的气息,嘴里在大声的叫着,最让我受不了的是她的嘴巴,是不是夸张的张开,带着一些变形,我突然感觉到自己雄性的威严,一个小女人被呵呵的忘乎所以! 我加快了速度,她的喘息也明显加快,我看着她那对奶子,在空中上下抖动,红嫩的乳头高高的凸起,我再也按耐不住,我抓住她的屁股,手指深深的陷进她的肉中,一声大叫,随即我的岩浆便想千军万马般的的涌了出来,伴随着我的强有力的射精,她也配合的贴近我的身体,我全身有些软绵绵,鸡巴还在她的肉洞里,一抖一抖着,并在慢慢的变软,而她,则是尝试着起坐了几次,但软掉的鸡巴不争气的从她身体里滑落了出来,於是她便翻身躺到了一边,轻轻的喘着气。 「老公,你还是蛮厉害的哦!」「没有没有,才二十分钟的样子,今天大失水准,你太迷人了,我没把持得住。」我惭愧的连忙接口道。「你比我的前男友强多了,我这麽折腾,他们一般几分钟就缴械了。」她边用纸擦着自己的阴部边说,我看着她好好的一块手帕纸,在她擦试玩肉缝後,还插到里面擦了几下,顿时纸湿掉了一半,她随时扔掉,又抽出一张,继续擦着。「你开始好像……」我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嘿嘿,我这是第一次和陌生人做。」 她看着我笑答道,「一直想一夜情,但不怎麽敢,也找不到合适的对象。」「看你还可以,就壮着胆子来了,不过我只能给你打80分哦,我自己用东西解决,也蛮舒服的!」说完便调大了灯光,她已经完全的放开了。此时,在耀眼的灯光下,我才完全的欣赏到她的肉体,真的很美,不仅仅是身材上的完美,而且浑身找不到什麽疙瘩,阴部非常乾净,阴毛比开始时还乱些,而且有些湿,跟个金毛狮王似的。 「你不是说很想试试後门的吗?」她突然转身,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问道。「啊……」我一时语塞,是啊,我一直想试试呢,可现在这个情况,她这个淫劲,我是又爱又怕啊!「不行就算了,早点睡吧,明天我要早起回家,不然爸妈会担心的!」「行,当然行!」我哪儿能容忍她这麽侮辱男性的尊严,一个挺身站了起来,鸡巴也顿时了有反应,还没来得及完全软掉,就又开始抖动,没抖动一下,便又硬一分。她看着我的架势,咯咯的笑了起来,直接爬了过来,一把抓住还没硬起来的鸡巴,嘴巴一张,一迎,我再往前一顶,整个鸡巴呈U字型,整跟没入了她的小嘴巴。她被我塞满了,嘴里好像还想说什麽,嘟噜着,我也听不清,只知道此时我的鸡巴很幸福,很舒服! 并且迅速开始膨胀,她也感觉到嘴里顶的慌,便松开了嘴巴,我的鸡巴立马弹直,一根活生生,硬邦邦的肉棒,再次呈现在她的眼前,我扶着鸡巴,学着A片里面,用力的甩了几下,重重的打在她的脸上,嘴唇上,她一点都不反感,倒是迎合的发出几声闷哼声,随即便一把抓紧,迅速塞进自己的嘴巴,用自己的舌头,自己的香唇,卖力的亲吻,大力的吃起我的鸡巴来。还是那麽剧烈的摩擦,还是那麽的舒服,她的放开,她的慾望,都在她的舌尖绽放,我的鸡巴被他舔的油光闪闪,沾满了她的唾液。 「开始吧,亲爱的!」她诡秘的说道,随即便趴下身体,高高的撅起屁股,让自己的菊花完全的暴露出来。我挺着自己的抢,兴奋的用手指去抚弄了几下,她呻吟了一声。我这是第一次与女人的菊花打交道,兴奋中夹杂着少许紧张,我把龟头抵在她屁眼口,便把身体往下沈,企图插进去,无奈洞口很窄,里面也很乾涩,我挤得龟头有些疼,也没成功。 「笨蛋,你抹点口水上去!」她擡起身,甩了一下长发,对我怨道。我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老实点,我知道!」便狠狠的吐了两口吐沫上去,吐沫顺着她的股沟,流到了她的菊花上,我用中指轻轻的玩弄了几下,口水顿时全没了进去,我中指往里面插,果然,有了润滑,很顺利的插了进去。我简单的用中指插了几下,她倒是很冷静,没发出呻吟,可能是她平时插的家夥很大,我的手指肯定无法满足她的。我又在自己的龟头上涂了些吐沫,便再次开始对她的菊花开始进攻,这一次很顺利,我的龟头应着我的压力,缓慢的挤了进去,她也满足的长哼了一声。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麽奇妙,想当年我还是一纯男的时候,这种事想都不敢想,也不敢相信有这样的事发生。但在「入行」後,找个女人做爱原来真的很容易,就看自己的修为和身体条件。但不管怎麽说,弄女人的菊花我这是第一次,此时此刻,我就是一个新手,而她那红润的菊花,便是我的实验品。说实话,干她的後门,真的不是很得劲,总感觉有力发不出的样子,而且肛门里面是个无底洞,洞口相对紧点,里面要松垮一些,相比之下,她的阴道里面层峦叠嶂的,而且够润湿,尽头还有子宫堵着,从身体上的感觉讲,肯定是阴道好些。但从心理上,从好奇心上,干她的後门无疑更能让我热血沸腾,乐此不疲! 我看着自己的阴茎整跟插入她的菊花,再拔出来,俨然成了A片里的镜头。我比较兴奋,随着唾液的润湿,我猴急的猛插起来,就像去享用自己的猎物一样。「慢点,慢点……」她嚷道,「开始时慢点,让我适应下,过会你再加速,不然我不舒服。」她扭过低垂的头,向我抱怨道,并且本能的用一只手护住自己的菊花,让我不能快速的抽插。「哦,还这麽讲究啊?」我放慢了速度,并顺手去操弄起她那对奶子来,感觉少女的乳房摸起来很特别,不大,但很挺,很有手感。 「快点,老公,快点啊,该快的时候不快!」我的心思还沈浸在她的咪咪上呢,她倒是已经「适应」了,一只手不停的在自己的阴户上不停的摩擦,并且伴随着急促的喘息声。我知道她来感觉了,便调整了下自己的姿势,开始发力,肆无忌惮的,像操她的骚屄一样,去操她的P眼,我的速度很快,力道也大,剧烈的摩擦,让她大声的叫着,我也不知道她这是舒服,还是像日本AV里那样的一种折磨,反正她没叫听,我也不用顾虑很多,我端着她的白屁股,猛烈的抽插了六七十下,她还是在扣弄自己的阴户,时不时插个手指进去。如此淫荡的场面,如此新潮的做爱方式,还有她那忘情的呻吟,视觉,听觉,甚至是味觉,都充斥着史上最强的快感。 我突然觉得,这个小姑娘,才是我真正的女人,因为她的全身都已经被我占有了,我可以肆意在她每个部位抽插,射精!伴随着一丝怜香之心,我大脑开始混乱,憋了一股劲,猛的抽插了几十下,再也忍耐不住,子孙的後备队,潮水般再次涌入她的身体,我看着自己的鸡巴在她的肛门里面一抖一抖的,而她也大声的叫了几声…… 两个人都很累,很快就昏睡了过去,灯都没关。直到第二天早上起来,我看着满地揉捏的起皱的手纸,色心又起,又在她的後门干了一炮。由於人过三十,已不复当年之勇,所以这次的疯狂,让我好一阵子都没回过神,幸好老婆是经期,不然交不了公粮,也是麻烦事。 事後,我决定将事情的经过描述出来,她同意了,我的初稿给她看,她说太少了,於是我又在细节方面增加了一些内容。这个小姑娘估计将是我遇到的最厉害,最特别的一个,我们已经初步约定牛年初再约一次,这次是我去她的城市。所以现在,本人,养精蓄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