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出国都快一个月了,公司都扔给我一人打理。每天都累得不得了。便在
 
一处在休闲山庄洗温泉,因爲我有以前听老公以前说这?的按摩不错。
 
? ?? ?洗了半小时後,我懒洋洋的从温泉?爬上岸,裹起浴巾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 ? 当我回到房间?时,已经有一个服务小姐在房内等
 
? ?? ?“夫人,请您先喝杯饮料。”见我进来,那小姐递过一杯红色的饮料,而後
 
将房间的後门关上,再拉好窗帘,“请您稍候,按摩师马上就来。”
 
? ? “原来她不是按摩师……”我有点紧张,一边喝下饮料一边想
 
? ?? ?“请您先躺到床上来好吗?”那小姐上前来扶住我。
 
? ?? ?“哦……”我只得来到床边,动作生硬地躺了上去。
 
? ? “您第一次按摩吗?”小姐看出我的紧张,菀尔道:“请别紧张,夫人。
 
? ? “好的……”我脸一红。
 
? ? “请您脱掉浴巾,然後转过身去,趴在床上好吗?”小姐的话语很轻柔,但
 
句句都让我心跳不已。
 
? ???当小姐帮我卸下浴巾後,我转身到行李?拿出一套内衣来。当我套上白色蕾
 
丝内裤,准备穿胸罩时,那小姐笑着阻止了我。
 
? ???“夫人,按摩时不能穿内衣的,这样穴位按摩效果会打折扣的!”
 
? ???我只得将乳罩收回行李,而後只穿着内裤,趴在了床上,心?暗暗责备起自
 
己来,做什麽不好,竟找了这麽件令人尴尬的事。
 
? ? 服务小姐偷偷一笑,爲我的下身盖上一条方形的白毛巾。
 
? ???“请客人您稍微等一下,按摩师马上就来。”说完,她走出了房
 
? ?? ?房间?就剩下我一人,裸露着後背,静静地躺在床上。
 
? ? 此刻的我真有说不出的後悔,再次埋怨起自己来。就在我的内心打起退堂鼓
 
时,房门被人推开。随着“喀嚓”一声房门的关上,一个人走了进来。
 
? ???一直趴在床上的我扭头一看,按摩师——二十多岁的服务生进来了,穿着一
 
套白色的制服,有点像医生服装。
 
? ? “按摩师是个男人!?”我心头一惊,脸色骤红。难道要我赤身露体地接受
 
一个男人的按摩吗?
 
? ? 此时的我简直爬起来不是,躺着也不是,别提有多尴尬和羞愧了。我想告诉-
 
按摩师我不想男的按,但是我不知道应该怎麽说。看着按摩师走到床边,我只能
 
羞愧地将头埋入特制的透气枕,像个待宰羔羊似的静静地趴在床上。
 
? ???“尊敬的客人,现在我开始爲您按摩。”听着这个按摩师温和的声音,我只
 
觉得裸露的脊梁一阵凉意。:
 
? ???他好象没有发觉我的羞愧,双手轻轻地执住我的左臂,十指温柔地揉捏着我 ?
 
手臂上的肉。
 
? ?? ?而此时的我心跳不断加快,内心更加惶恐起来。
 
? ? 他手指从我的左臂的肩头处开始按摩,而後缓慢地向下移动,手肘、下臂、
 
手腕、手掌,最後再到我的手指。然後的手指再按刚才的相反方向又按摩了一遍,
 
一直回到我的左肩头。
 
? ???“客人,请您放松一点好吗?”察觉到我的身体有些僵硬,这位有经验的按
 
摩师轻声对我说道,同时,将双掌合在一起,轻轻地敲击着我的左臂,沿着我的
 
手,上下来回地敲了几次,并且力量逐渐加大
 
? ?? ?听到他的话,我的脸愈加发烫,心?羞愧异常。可是无奈按摩师这麽要求了,
 
我只得尽量克制住自己紧张的情绪。我将头紧紧地埋在透气枕?,闭上眼不断尝;
 
试着深呼吸,以减轻自己的紧张。
 
? ?? ?也许是他技术高明吧,在对左臂短暂的按摩过程中,通过我身体的反应,他
 
很快就找准了适合我的力度,开始逐渐加力。并且注意轻重结合,而且穴位拿捏
 
得很准。不一会,我的手臂就在轻微的疼痛中体会到了舒坦和畅快的感觉。;
 
? ? 对我左手的五个手指进行了拉甩後,他又执起我的整条左臂,以肩关节爲中
 
心,以手肘爲弯曲点,轻轻地屈推、拉伸着我的左臂。
 
? ???在间或的轻微的“咔哒”声中,我只觉得左臂上所有的关节都在舒展,在活
 
动,一种不可言状的舒爽感觉从我的左臂一直传到大脑,并扩散到全身去。
 
? ?? ?仅仅几分锺,我就体会到了以前从未经历过的舒坦。随着我的身体不但放松,
 
肌肉和关节进入了柔和而松弛的状态,我的心也渐渐恢复了平静。
 
? ???也许根本就没有必要紧张吧!我在心?默默地想,也像是在嘲笑自己刚才的
 
尴尬和紧张根本就是不必要的。
 
? ? 这时他放下了我的左臂,绕过床头来到床的另一边,轻轻地坐在床边,而後
 
伸手执住了我的右臂,开始对我右手进行按摩。同样,我的右臂也体会到了与左!
 
边完全一样的感觉。!
 
? ? 按摩完手臂後,他的双手按住我的肩头,略带着力道,缓慢地捏着。
 
? ? 而後,在我一声声舒畅的闷哼中,他的双手在我的背上卖力地揉捏起来,时
 
而揉捏脖後颈椎,时而按推肩颊骨,时而捏拿脊椎,时而推抚腰肢。偶尔,在接
 
触到敏感部位时,比如腋下或腰部,我的内心会泛起一丝担忧和羞愧,但是我努
 
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 ?? ?有时我心?在想,他一定爲不少人按摩过,自己要是太害羞反而会显得小气,
 
也许会被嘲笑的。有了这样的想法後,连我自己也觉得惊讶,自己爲何会变得这
 
样爱面子。作爲人妻,与陌生的男人産生如此亲密的肌肤接触,自己居然会有这
 
样任性的想法,这在日常的我看来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 ?? ?可是,此刻我的大脑已经慢慢变得膨胀、发热,脑皮层深处似乎有一团火焰!
 
开始在燃烧,身体也好象不再抵触这种陌生而亲密的接触。难道……
 
? ? 我隐隐觉得刚才的那杯饮料可能有催情的作用,然而我的大脑已经来不及去
 
思考这些了。敲打在这松弛舒畅的感觉中,我的神经完全放松下来,呼吸也变得
 
轻匀,思绪开始迷离。
 
? ???直到背部的一个穴位突然传来轻微的疼痛,我才稍微清醒了一点。此时我睁
 
开眼才发觉,他不知什麽时候已经爬上了床,正跪坐在我的身边爲我按摩着後背。
 
? ? 沈浸在美感中的我好象也无暇去介意这些,我轻轻吐了口气,再次闭上眼,
 
幽幽地享受着他的按摩。
 
? ? “客人,请您躺好了。下面是第二节……”他的声音好象从遥远的地方飘入
 
我的耳朵一般,我轻哼了一声,算是回应。
 
? ? 就在我有些飘飘然之际,我忽然感觉下身一凉——原来他掀开了盖在我下身
 
的浴巾。
 
? ? 这时头脑发热得有些迷茫的我才意识到,自己的下身如今只穿着一条白色的
 
蕾丝内裤,而且这内裤是半透明的,又紧又薄,他将我的浴巾掀起,岂不是可以???
 
将我下体的神秘和曲线看个痛快?
 
? ? “等等……”我艰难地挣脱开大脑内舒美的感觉,用尽力气刚喊出两个字,
 
可是他居然已经跨坐在了我的双腿上,并且用双手按住了我那两瓣丰圆润实的臀
 
 
? ? “客人,请不要动好吗……”他见我想起身,于是,用微带责备的语气说道,
 
同时双手制止了我的扭动? ? “你怎麽……”我还想说什麽,可他的双手已经开始在我的臀部和腰肢间带
 
力地揉搓起来。
 
? ? 难道这也属于按摩吗? ? 我觉得不可思议,瞬间的羞愧感使得我勐然清醒了不少。可是他竟然坐到了
 
我的腿上,而且还露出责备的口吻,自己就这样起来,很可能会让人觉得不懂事
 
或没见识吧!也许还会责怪我把人家的好意当成坏事。可是,毕竟他正在触碰我
 
的重要部位,难道要默由这个陌生人抚摩我的屁股吗?
 
? ???我的脑子一时混乱起来,不知该如何应对。
 
? ???就在这时,我的大腿根忽然传来一阵渗入筋骨般的压痛感,我顿时失声叫了 出来 !? ?? ?原来是他在抓捏我大腿根部的主筋,也许是用力过大,也可能是我平常大腿
 
锻炼不够,被这麽一捏,竟变得疼痛起来。
 
? ? “很疼吗?对不起!我轻一点……这样……你看……”他见状,赶忙赔不是,
 
同时手指轻轻揉搓着我的大腿根。在那优美的臀部曲线交汇处,在那半透明的蕾 丝裤裆前,男人的手指缓缓地抚摩着我白皙、光滑的大腿。
 
? ???这次的力度较轻,我感觉不像刚才那样的疼,可是刚才那一下还令我心有余
 
悸? ???“客人,您的大腿有些生硬呀……”他一边按摩一边说道,“是不是大腿没
 
有被啓发过,或者最近,腿部受到什麽刺激……”
 
? ? “没……哎”想起每天呆在办公室十几个小时,心?不由得叹了口气。
 
? ? “看来这?要多按摩才行……”
 
? ? “……”
 
? ?? ?此时的我哪敢再开口,只得老老实实地趴在床上,任由他在我腿上按摩。
 
? ?? ?他张开双掌,兜住我的左大腿,一边揉搓着我细腻肌肤下那柔顺的肌肉,一.
 
边挤压着我腿上的穴位和神经,从大腿,过膝盖,一直到小腿,然後轻举起我的
 
脚踝,温柔地转动我的脚,而後用指甲轻抠我的脚掌。就在我心?逐渐升腾起一 股舒畅感时,的双手又放开我的脚,沿原来的路线往回按摩,一直到我的大腿
 
? ? 之後,他的手掌盖住了我的屁股,隔这那薄薄的蕾丝内裤,来回抓捏起那细
 
嫩饱满的臀肉。如果说前面的动作还像是在按摩的话,那麽现在他的动作更像是
 
爱抚。因爲屁股上是没有什麽穴位的,而他对我屁股的揉搓,看起来应该和按摩
 
没有太大关系? ???然而此刻的我已经意识不到这些了。自从刚才整条左腿从上到下被他按摩了
 
个遍後,一丝丝的甜美和温存在我心?渐渐滋长起来,并且越堆积越多,而我的
 
内心也在不知不觉中偷偷发生了改变? ???尤其是在他的手接近到我那神秘的峡谷後庭时,我就感觉到下体一阵颤抖和
 
紧绷,幽深的甬道内居然泛起了一丝丝涟漪,出现蜜热的感觉。这些感觉通过全
 
身的神经传到我的大脑,时断时续,飘渺若飞,直到那若即若离的舒爽感觉将我
 
的大脑占据,而开始时的那些顾虑和羞愧早已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 ? 这难道就是按摩吗?原来按摩的感觉是这麽的美妙!
 
? ???感觉是如此奇异,我一时简直找不出什麽语言来形容和赞美,而就在这时, 他好象有意放慢了按摩速度似的,慢条斯理地摆弄起我的右腿。
 
? ? 我的意识完全集中在了他的手上,随着他的手上下移动,我的情绪也起伏跌
 
宕起来。当他的手再次回到我的屁股上尽情地玩弄起我高贵的臀部和昂贵的内裤
 
时,我几乎冲动得快要陷入昏迷。越来越强的刺激感使得我的下体燃烧起来一般 灼热,阴道内早已湿润的爱液甚至涌到了充血的蜜唇上。
 
? ? 假如这时的我还清醒的话,我应该可以发觉我那薄小的蕾丝内裤早已被我下
 
体的爱液和浑身的汗水弄湿,本来就半透明的裤质在浸湿後简直形同虚设;我甚
 
至还应该意识到,此刻从他的角度已经将我那被绒毛覆盖着的最神秘生殖部位尽
 
收眼底。
 
? ? 可是,周身的舒爽和官能的刺激已经使我的大脑完全朦胧了,再加上那饮料??的作用,我只觉得浑身越来越热,脑袋越来越涨……? ???“请您背对着按摩师坐起来好吗,尊敬的客人?”
 
? ? 就在我完全不能自已时,他从我身後站了起来,而後屈起一条腿,轻轻地半
 
跪在我的身後。
 
? ? “恩……”我简直忘记了我的处境和立场,没有对他的要求作出任何反对。
 
? ? 仿佛追求刚才的美感一般,我直起身体,麻木地在床上跪坐了起来。他的手
 
从後面伸出扶住了我的腰,轻轻将我往怀?一拉,我呻吟了一声便将身体靠向後
 
方,倚在了他的胸前,雪白柔嫩的後背近乎快贴在那古铜色的胸肌上。
 
? ? “现在开始第三节,立体按摩……”说着,按摩师的手已来到我的背上,从.
 
脖颈到腰肢来回地按摩起来,并时而间隔着“啪啪”的拍打声。
 
? ? 我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声呻吟,身体随着他的动作摇晃。
 
? ? 他不愧是技术高超的按摩师,几乎每个穴位都捏拿得极准,而且力道适中
 
我垂着双手,挺胸收腹地跪坐在床上,如梦如幻般地享受着他高水准的推拿,已
 
然忘却了周围的一切。
 
? ? 最让我消受的是,他要求我高举双手抱在头顶,而则坐在我身後展开双手上??下推揉起我身体的两侧,在我的肋骨和腋下间来回移动,剧烈的活动间,的手指 有时会伸得很靠前,偶尔触碰到我乳房的外沿,那陌生的闪电般的触击使得我心
 
猿意马,浑身的神经好象都竖立起来一样,身体冲动得颤抖个不停。
 
? ? 我闭上眼睛,根本没有勇气低头看。因爲我自己也知道,我的乳头已经不知
 
羞耻地高高翘了起来。
 
? ?? ?可是对于这样的挑衅,现在我的大脑?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感。我的脑袋?已
 
经被熊熊的火焰占据着,相反地,我甚至在内心深处期待着这样的挑衅一次次地
 
到来观察到我的态度,他的眼中闪现出一丝狡黠,嘴角边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容。
 
? ? 当他的手再次来到我的腋下时,忽然伸出手,往前一探,从背後环抱住我乳
 
房的下沿 了掩饰,迅速地用手指轻挠起我乳峰下沿那细腻的肌肤。
 
? ?? ? “啊……那?不行……”我皱了一下眉头本能地扭动着上身,反应一点也不
 
剧烈。
 
? ?? ?乳房受到陌生男子的袭击,我的表现完全不似一个少妇应该表现的。
 
? ? 当他的手指爬上我雪白的乳峰的顶端,围着那两颗嫩红坚硬的乳头不停地用
 
指甲划着圆圈时,我颤抖地昂起了头,将身体靠入了他的怀?
 
? ?? ?闻着我沁人的体香,他的脸上终于露出成功的笑容。:
 
? ? 他用食指和拇指揉捏着我的乳头,并将自己内裤下那被撑得像个帐篷一样的
 
部位紧紧贴在了我的屁股上,帐篷的突起部位轻轻地摩拭着我那汗湿的蕾丝内裤。
 
? ? “啊!……”我羞愧地将乳房挺得更加高耸,追逐着乳尖上的快感,同时偷
 
偷地翘起我那白皙圆滚的屁股,恼人地扭摆起来,仿佛想要将他的帐篷含入自己
 
的臀缝。
 
? ? “下面开始第四节……”他用魔鬼般的声音在我耳边轻声说道,“舌尖按摩
 
? ?? ? 说完,搂着我的肩头,将我的身体扭向自己。就在我因突然失去抚摩而空虚
 
茫然得不知所措时,他的嘴堵在了我嘴上,将我吻了个正着。
 
? ? “不要……”我想喊出来,可是嘴?却发不出声音。? ???当他的嘴唇碰到我嘴唇的瞬间,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就象是触电的感觉,全
 
身窜过一阵热流,陷入了几乎窒息的蜜吻中。? ???就在他尽情地抓捏着我的屁股,并将舌头伸得更深之时,我忽然清醒了一点,
 
因爲这样害羞的姿势让我忽然记起了自己的丈夫,这也是最後能让我清醒的一点
 
记忆了。
 
? ?? ? 我挣紮着睁开眼睛,本能地用双手掩住了裸露的乳房。作爲一个有夫之妇,
 
赤裸着上半身、高挺着丰满的乳房,跪坐在在一张陌生的按摩床上,被一个陌生
 
的男人搂在胸前尽情地接吻,睁开眼後我也忽然感觉到了尴尬和不妥。
 
? ? 他只是一个在酒店?从事按摩的服务生而已,自己爲什麽会乖乖地坐在这?
 
任由摆布?
 
? ? 和开始时一样,我的脑子?再次産生了纳闷以至退缩的想法,自己爲什麽要
 
接受的按摩?爲什麽要穿着一条薄小的蕾丝内裤坐在陌生男人的面前?爲什麽要, 羞愧地在面前用双手掩住乳房?
 
? ? 在我内心深处,曾经不止一次地萌发出推开离开这?的想法,可是不知爲什
 
麽,我却一直没能这样做,因爲一股膨胀发热的感觉重新在我脑子?升腾着,而
 
按摩所带来的舒畅和现在身体内所産生的轻微羞涩的快感也使得我张不开嘴来制
 
止他的举动。
 
? ? 而且,由于被他紧紧地热吻着嘴唇,现在即使我想张开嘴也不可能了。
 
? ?? ?这只是放松性的按摩和调剂,能使人舒展全声的集体、释放压抑的能量,这 对人体是有益无害的。他在按摩前曾经这样郑重地向我声明过。
 
? ? 既然我没有拒绝前面的按摩,现在又怎麽能半途中止按摩师的劳动呢?虽然
 
说这种“舌功按摩”要比前面的按摩煽情得多,但是我却没能拒绝。如果现在突
 
然要求中止,可能会让他误以爲我在嫌弃的技术不好,这样会不会伤了的心?
 
? ?? ? 一想到这,我重新闭上眼睛,身不由己地再次沈浸在那一波波奇异美妙的感
 
觉中。我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麽会冒出这样的想法。自身还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羞愧
 
的境地,居然还有心思替别人着想。今天自己的确很奇怪,不但浑身发热,而且
 
脑子?竟是些奇异的想法,到底是怎麽了?
 
? ? 我一边体味着男人舌头在口腔内摩挲的感觉,一边迷离地在心底叹了口气。
 
? ? 显然,在思绪迷离和官能冲动的作用下,我已经浑然忘记了一个事实:他的
 
按摩,早已超出了正常范围,作爲一个人妻,我完全有理由拒绝这种充满色情味
 
的按摩。这也是我始终不敢去想的一个念头? ???这时他的嘴唇突然松开了我的嘴。? ???“尊贵的夫人,请您放松点好吗?”一边吹着热气一边轻声说道,“别紧张
 
您是在享受按摩师们的服务呀……”
 
? ? 已经陶醉在刚才的热吻中的我正想睁开眼睛,他将唇忽然又贴在了我耳朵上,
 
轻轻地吹了口气。? ???“啊……”我浑身微抖。
 
? ? 他的嘴唇轻含着我的耳缘,同时伸出舌头去舔,那甜美的感觉,就像波浪一
 
样从我的耳朵向周身扩散而去。
 
? ? 比起刚刚那微妙的按摩来,这种方式所引起的快感是隐性的,从某种程度上
 
说,这种潜伏在身体内部,再由心灵所萌发的愉悦,要比直接出没更能造成强烈
 
的冲击? ? 他的嘴唇由我的耳朵慢慢向下亲吻,一直来到雪白的脖子和柔嫩的肩头,在.
 
留下一阵“滋滋”的响声後,那火热的嘴唇划过了我酥胸,一直向乳房移去,甚
 
至已经触到了我那一直护在乳峰上的手。;? ???“哦……”我情不自禁仰起头一声呻吟,感觉到乳房马上要受到攻击,我全
 
身的性感神经都绷紧了。双手尽管掩抱着乳房,但是我的手已经几乎失去了力气
 
完全是象征性地放在那?,哪怕是轻轻一碰就会立刻松开的。
 
? ?? ? 然而,出乎我的预料,他的嘴唇并没有去拱开我的双手进而进犯我的乳房,
 
而是停在了我脖子下方的肌肤上。
 
? ? 他的手忽然放开我的腰,往下滑到了我圆滚的臀部上。
 
? ?? ? “夫人,您的身材真好!”将头从我的酥胸上擡起,“在我接待过的客人中,
 
您的臀部是最美妙的!自信点,好吗?……”也许是爲了让我放松绷紧的神经,
 
他故意笑着这麽说,同时张开宽大的手掌,隔着内裤轻轻地揉捏起我丰实的两瓣
 
屁股。“是吗?……”我茫然地回答着,我的注意力已经完全集中在乳房上,好 象在紧张地期待着他的攻击“请您向後仰好吗?”他说着,将脸再次探至我的胸
 
前,就在我紧护着乳房的双手面前吐气般地说话。
 
? ? “恩……”感觉到他的手再次扶住我的腰,我毫无思考地顺着他的动作将上; 身後仰。
 
? ?? ? “放松点……客人您的姿势还可以更优美的……”
 
? ? 尽管不断地这样安慰着我,但我的神经依旧紧张。他越是拖延对乳房的进犯,
 
我的神经就越是集中在乳房上。我的身体逐渐後仰,可是我那富有弹性的乳房却
 
依然高高地向上翘着,没有失去娇好的形状。若非我的手紧紧地捂住,只怕这个
 
他又要对我的乳房大加赞赏一番了
 
? ? 他终于低下头,用舌头对我的胸部发起了进攻。当的舌尖接触到我那护着乳
 
房的手时,我全身一抖,我的手指就像要崩溃似的,完全放松了对乳房的保护
 
在那形同虚设的手指缝间,粉红色的乳头悄然露了出来
 
? ? 然而,他进攻的并非是那两个粉红色的乳头,也不是我那雪白的双峰,而是
 
我那勉强贴在乳房上的手。
 
? ?不知爲何,在紧张与颤抖之余,我稍稍又有点放心起来。假如他攻击的
 
是乳房,我真的会彻底惊慌失措的。我好象忘记了我的立场。因爲,作爲一个人
 
妻,我根本就没有理由光着身子坐在一个陌生男人的面前,也没有必要接受的按 摩,更没必要不停地担心着他何时会进犯我的乳房、屁股或者某个更恼人的器官。
 
? ???然而,此刻我的脑子?已经完全被一股火热的感觉所占据,容不得我做一丝
 
违抗的思考。? ???他贪婪地将我的手指含起,一一吮吸,使我的乳房彻底暴露在得意的目光下。
 
然而,那又热又粘的舌头依然没有进攻乳房,而是从手臂下方,由指尖顺着手肘
 
一直往我的腋下舔去。
 
? ?“啊天……”就像有电流通过一般,我身体忽地一颤,再也抑制不住平衡,
 
一下就平躺在了床上。
 
? ? 而只穿着运动短裤的他这时也抓住时机,用手撑住床面,伏在了我几近赤裸
 
的身体上方,继续着的舔拭。
 
? ?? ? 我从来就不知道自己的腋下和手肘间居然是如此的敏感。他舌尖的舔拭,不
 
经意间竟开发出了前所未知的性感带!
 
? ? 随着他的舌尖在我手臂白皙光滑的肌肤上一寸寸的滑行,我从未在意过的性
 
感带竟然被一一发掘出来。此刻的我终于明白,能给身体带来巨大官能冲击的,
 
并非只局限于乳房和阴户等性器官,耳後、脖颈、腋下以至四肢,都隐藏着极爲
 
敏感的反应点。? ???然而这时的我却无心去感叹这新发现了,因爲他的舌和唇正在致命地挑拨着
 
这些地方升腾起前所未有的快感。而这些部位,是以前我的丈夫所根本不会去爱
 
抚和刺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