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工作是常要出差的,而且大部分时间是一个人。两年前去了次湖南 一个国企大项目。那次是和同事一起去的。我商务,他技术。那是第一次去谈判。
 
项目组成立不久,招了不少新人整个项目部显得乱哄哄的。气势汹汹进会议室前,瞟了眼前台,是个新招的女的,二十出头的样子。湖南妹子长的水灵,也没栏我们。只是看看了。
 
开会,谈判,先商务后技术。
 
搞商务的都明白,台下工作做好了,台上就是走个过场。很快我就背着包出来了。轮到技术进去继续和他们坎了。
 
出来打了圈招呼,都在忙。叼着烟往外走。前台妹子叫住了我:「这里能抽。」
 
妹子的普通话不是很标准,但声音真好听。我装没听懂问:「你说什麽?」心里咯噔下。「这普通话能当前台?」
 
妹子又说了遍,我也顺势靠在了台子上,点了烟。瞄了眼她的电脑。妹子在偷菜,很空啊。职业病又烦了,刚刚没砍够,现在有目标了,继续侃。
 
「美女新来的吧?」说着递了张名片,「以后电话文件的都要麻烦你了。」
 
妹子接过名片看了眼问:「你们的设备快招了?不好意思我的名片还没印好。」
 
「早呢,这不才第一次来。」
 
听完我的话,妹子「吧唧」把名片扔最底下个抽屉里。这哪成啊。我笑着说:「妹子也玩偷菜?」
 
心不在焉的恩了声,她继续玩。我说:「我也玩啊,加个,人多大家一起偷才有意思。」
 
这个事妹子到是感兴趣,加了开心网好友,顺便要了QQ号。我把我的QQ写在了名片上给她,她这次放键盘抽屉上了。边看她偷菜边和妹子聊天。没多久,同事出来了。和妹子打了声招呼,扬长而去。
 
晚上约了对方采购吃饭。酒红耳热后我旁敲侧击的问起了前台:「你们那个前台怎麽回事啊?这普通话也能做?」……
 
李丽,今年26了,结婚4年,有个3岁的儿子婆婆带着。老公是公务员,科。老公的爸爸是个副局。闲了4年,无聊了,让公公找个活,这不就前台了。她这个前台是谁都不敢差使的。这是我用了三天的时间得到的信息。
 
得,又多了公关目标。
 
回到宾馆后,打开开心网,有好友加,是李丽。QQ有人加,是李丽。
 
打那以后,每次去他们那里我都会给李丽带点小礼品。花公司的钱,做自己的人情。平时又是偷菜,又是QQ,倒也熟了起来。
 
有段时间比较忙,没怎麽上过开心网。那次又去他们那,晚上回来看到QQ有留言,是她来的,问怎麽这段时间都不偷菜?」
 
我上了开心网,却发现自己的菜园生气勃勃。看了下记录,原来李丽一直帮我照看着呢。
 
我就QQ上说:「还不是你们那个工程闹得。」当时有3家公司竞争的很激烈。
 
不一会她就回到:「怎麽了?」
 
我看了下时间才七点多,问:「方便吗?晚上出来聊聊,这几天可郁闷死我了。」
 
过了好一会她才回:「恩」
 
和她约了时间地点。我洗了把澡,换了套衣服(当时是10月初,,天热)出门。
 
她很准时,我点了些烧烤,要了两瓶啤酒,一人一瓶。我酒精过敏,就两瓶的量。而且一喝就全身红。边喝边和她诉苦,她没做声。我看她都听进去了,就开始和她海阔天空的聊了起来。我不知道怎麽会问道她晚上出来他老公不介意吗?
 
她没回答,但脸色不是太好。我大骂自己猪脑子,人家老公是正科,而且有背景,能不忙吗。能和我这混吃等死的比?忙转移话题。交谈了会,发现她气的不是针对我问的话。得,看来夫妻关系不怎麽样啊。那天我喝了一瓶半,她喝了四瓶。作爲男人,汗自己下,不过我还得送她回家。
 
那夜什麽事都没发生,我送她到家时十一点多,她家没人。
 
那以后我和李丽的联系越来越多,也单独吃过好几次饭,唱过歌。但都是发于情,至于理。
 
第二年入夏后,我去湖南越来越勤快了,项目到了冲刺阶段。该送的,该打点的都做到位了。项目很顺利的给拿了下来。最关健的是价格做的太好了。我明白那是李丽帮的忙。
 
合同签订,晚上庆功宴李丽也去了。我使尽解数,呕吐两次,依然趴下。关健是起点太低。老板带他们去KTV,李丽自然不能带去。她很自觉的提议送我回去。旁人自然不肯,我虽然站不起来,但脑子还清醒说:「我歇会,你们先去玩吧,一会自己过去。」衆人散去。
 
我躺了会,李丽回来了,问我要不要紧。
 
我笑了笑说:「没事。」可脚步不听话。她便过来扶着我。本人虽不高大,但贱驱颇重,她扶不太住,便让我靠着她。这是我们两那麽长时间第一次身体的接触。
 
她直接把我开回酒店。车到酒店旁,我以经好了很多。我喝酒吹风容易醒酒。可那时我却舍不得她走了,我知道她老公带队考察去了,他现在是副处了。
 
下车就是个趔趄,太逼真了,头撞电线杆上了。MD,我本来是想抱着电线杆装样的,谁知脑袋就先上去了。
 
铛的一声,李丽吓坏了,忙下车扶住我,看我额头。
 
我看着她紧张的样子忙说:「我没事的,你先回去吧。」我想站住,可站不住了。头撞的有点晕。
 
她让我抱着电线杆,然后上了车,我心里骂自己装什麽英雄。不过装就要装到底,想自己回去,却有点晃,只好抱着电线杆缓一缓。
 
李丽下了车,拎着包,关了门。她又看了看我的额头说:「好大个包。」我看到她眼湿润。
 
「没事的,一会我回去,拿冰水敷下就好。你快回去吧,喝酒了,开车回去要慢点。」她的车都熄火了。
 
「我先送你回去。」她拉过我的手,绕过她的脖子,吃住了我的分量。
 
我的左手在她胸前自然下垂,随着脚步来回晃荡。偶有从她胸前划过。她有注意,但没反应。我的头靠着她,闻着她头发的味道。是潘婷。我也用。
 
回到房间,她让我躺下,冰箱里拿了罐饮料用毛巾包了,在我额头来回滚动。看着她心疼的样子,我一下抱住了她。她反抗,不激烈。我把她搂在了怀里。她的身子有点颤抖。
 
咣当一声,那瓶饮料滚到了地上。
 
她似乎一下清醒过来,激烈挣扎。我不松手,下体的勃勃生机让她的脸红。她用手指点了下我的额头。我疼,啊的叫了声,手也松了。
 
她站了起来,退后。看着我。
 
我坐了起来,看着她。直直的、不眨眼的看着。这时我们两都需要勇气,我用我的眼神告诉她我的决心,给她勇气。
 
她屈服了,低下了头问:「你什麽时候醒的酒?」
 
「车里」我不骗她。
 
「那你还撞电线杆。」她问
 
「我不舍得你走。」
 
「爲什麽?」
 
「我不舍得你一个人回去承受孤独。」
 
「你想过这样的话我要承受什麽吗?」
 
我不知道怎麽回答,想说:承受我的爱。但我说不出口。
 
我沈默。她哭泣,双肩一耸一耸。
 
我上去抱住她,她挣脱。
 
我说:「你一个人回去孤独,或我们一起孤独,你选。」
 
她就站着哭泣。
 
「那我帮你选。」我再次抱住了她。
 
她像电线杆一样不动。哭泣。
 
慢慢的,她把头靠在我的肩上,哭泣。
 
我摸着她的发,我想吻她的脖子,够不着,想她擡头吻她,她不动。好久。
 
我急啊,于是在一次小小的对抗中,我的额头再次撞到了电线杆。
 
钻心的疼,眼里都有泪了。
 
她急了,抱着我的头,想碰又不敢。转身又要去开冰箱。
 
我拉住了她的手说:「吻吻就不疼了。」
 
她打了我下,也吻上了我的额头。吻的感觉还是疼。
 
「不回去了好吗?」
 
她看了我一会。站了起来,走到门边,回头看了看我。我没动,就看着她。心情跌掉谷底。失落与失望挂满了脸。
 
她的手擡起,没开门,却按在了过道上一个开关。我知道,那里的开关是控制卫生间和廊灯的,还有个是请勿打扰。
 
我跑过去吻她,她很激动,也很紧张。身子不住的抖着。我不高,她不矮,相差五公分。但我能把她完全拥入怀里。
 
热吻后,我对她说:「刚刚扶我累了吧,出了一身汗,先洗洗?」
 
她说她用不惯宾馆的毛巾,我赶紧拿出我的毛巾,还有洗发水,沐浴露,潘婷小瓶装的。经多次灌装,瓶子还很新。
 
她说我是男的,女的洗过的毛巾再给男的洗不好。我说一起洗,她不同意。
 
我当着她的面脱光了衣服,她看着,有害羞还有期盼。
 
五分锺,我便湿淋淋赤裸裸的出来了。期间我在浴室里唱了两首歌,「问」和「亲密爱人」。次序不能错了,我是怕她一个人乱想,别煮熟的鸭子又飞了。
 
她在听我唱,见我出来,诧异于我的速度,说我没洗干净。我让她帮我洗,于是她一个人进去了。没锁门。
 
我没有进去,拿出手机打给老板。
 
「老大我回宾馆了,头很晕,就不过来了。」
 
「恩,知道了,自己悠着点。刚刚我让小朱、小李(技术)他们先过去的。」
 
「谢谢老板关心。」我不敢装醉了。
 
「这边有我呢,等下还要去洗澡,晚上我们不回去了。你放心好了。」
 
我放下手机,打开电脑,放着舒缓的歌。等了半天,她才出来。衣着整齐。
 
那是让我帮她脱,我抱着她,吻着她,让她变软、融化。方便脱去她的衣服。我把她的衣服整齐的放在床上,她的衣服不便宜。
 
我喜欢欣赏女人的裸体,她很害臊的不让。直往我怀里钻。我只能顺势抚摸她。背很光滑。有肉,她说她骨架子小,其实挺胖的。我说:我喜欢胖的,我喜欢抱着枕头睡。
 
她打我,我摸她。她的手落在了我的雄鸡勃发上。
 
她说我今天骗了她两次。我挠头不解。我说就撞头是骗她的。她说我QQ上和她说,我喝过酒后,不能勃起的。我说那是因爲你太美了。
 
我把她压到身下,亲吻着她的乳头,她的乳头顔色偏黑。她的乳房很软,很蓬松。我觉得那里可以把我溺杀。我知道那是她哺乳一年多的原因。她的肚脐很圆、很深、很干净。腹部很紧绷,有淡淡的妊娠纹。她的宝宝出生时有7斤6两,没想到她恢复的那麽好。再往下,是那乌黑的毛,茂密而富有弹性。潘婷的香味淡淡散发。
 
我喜欢茂密,那让我觉得野性。
 
用舌头分散开芳草,用唾液固定。让那迷人山谷显现。是山谷,肥美的山谷。谁说下体胖的人豆豆不好找,她的很显眼。谷内溪水潺潺,泛出谷外,粘稠。或在毛上,或在臀间,耀射出一片晶莹的亮。
 
她弓曲着身子,用手努力的够着,套弄着。
 
擡眼,是她身体完美而诱惑的曲线和一脸的迫切。
 
急入、缓出,伴着销魂的叹息,呼喊出她释放与满足。冲刺,帮她解脱最后的枷锁。灵与肉那时交融。
 
有点松。
 
但听着撞击时水浪拍岸声,肉与肉的碰撞声带着最原始的野性呼唤。看着她由紧咬下唇,刻意压抑到声嘶力竭、淫语连连带来的巨大征服感,足以弥补那点不足。
 
视觉的冲击,精神上的愉悦,使我的下体越发的激昂,她感受到了我的热力,扭动着身子,努力的擡高下体,方便我更深的进入。
 
我俯下身子,闭上眼,不管不顾的用了冲刺着。她如同八爪鱼般勾着我。
 
很快,我便控制不住自己。即使弹尽粮绝,依然屹立不倒。耸立在那片温香暖玉中。
 
那一刻,八爪鱼也显示出了强大的力量,死死的勒着我,让我在她身体最深处发泄……
 
我从她身上滑了下来,侧卧在她身边,我们谁都没有理会下体的狼藉,我的手抚摸着她坚挺的乳头。略有歉意的对她尴尬一笑。
 
她读懂了我的笑,伸手握住了我的下体,轻轻的抚弄着说:「这都是我的。」说着把手放到我的面前,手指一闭一合,弄出了亮闪闪的淫丝。
 
我笑着说:「也有我的。「
 
她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眼神,将手指放入了嘴里。吮吸。
 
有一股力量传到了下体。我翻身抱住她,亲吻她。她的手艰难的从我胸口挪动到下面,套弄,一下一下。
 
雄起,我想再次翻身上马,却被她制止。她让我躺着,跨骑在我的身上,俯身吻着我。她的毛弄得我小腹痒痒的,她的舌头软软的。
 
她的嘴一点点的往下,从我的颈到我的胸,然后是乳头。她伸出的舌头很尖,那一下下的点触,让我的心也痒痒的。
 
我看着她的舌一路下去,肚脐眼,然后是阴茎。她一直伸着舌头,点触着。舔着。看着她用舌清理着我们刚刚疯狂后留下的痕迹,我示意她别。
 
她擡眼看了下我,那眼里全是爱意。然后埋下了头,把阴茎含了进去。
 
看着她的头一下下的点动,感受着下体被她的嘴包裹着,舌头不停的围着龟头打转,她的手轻抚着我阴囊。我的阴茎忍不住一跳一跳的想再次爆发。我擡眼看着顶灯,回忆起今天协议的内容。
 
她笑了,问:「怎麽了?」
 
我说:「另一张嘴还没尝呢。」
 
她起身,胯在我的阴茎上,一点点的坐落。看着她兔起燕落,胸前的双乳伴着一蹦一跳的,我伸手抓住了她的乳。用力的揉捏着。
 
她呻吟着附到我身上。我抱着她下身用力的耸动着。她擡高了她的臀部,方便我的进出。
 
这个姿势真累,于是,我又骑到了她的上面。将她的双腿置在我的肩上,一下下用力的挺着,呻吟加上肉于肉的撞击声。
 
我看着她的身体用力的绷了起来,双手死死的抱着我。我听着她胡言乱语和娇喘,感受到她阴道的有力收缩。猛然感受到一暖,涓涓细流洒在了龟头上。光头和尚洗澡。她泄了。我在也把持不住,一泄如注。
 
她的人就如同散了架一样瘫在床上,手脚打开着。我不知道这次做了多久,但也感觉手软脚软。就这样趴在了她的身上。
 
小睡。醒来发现我还那样趴在她的身上,她温柔的看着我。我神奇的感觉到我的下体还和她连在一起。
 
我怕她累,想起身。她却说:「就让它在里面吧。我感受着。」说着还收缩了下阴道口,夹了下。
 
由于刚刚一夹,我感觉到我的阴茎往外滑。赶紧又往里捅了捅。她笑了。
 
我问她累吗?她说不累。她喜欢感受我的鸡鸡。
 
鸡鸡两个从她嘴里说出来,感觉格外的淫荡。于是我疲软的鸡鸡在黑暗的通道里,不老实起来。
 
她说别动了,刚刚都两次了,今晚她不回去了。要是我想的话,明早再陪我疯。我当然愿意她陪我过夜。但是至于是否要等到明早,我持保留意见。
 
于是我们又开始聊天。原来我们聊天就挺随便的。现在窗户纸意见捅破了,更是什麽都说。我说我喜欢她口交,很舒服。她告诉我,以前爲了拴住丈夫的心,学的。她还告诉我,她前面想尝尝我的精子。她问我是不是觉得她下面松,我立刻信誓旦旦的表示不松。她笑着说我骗他,他老公说她生好孩子后松多了。
 
我们开始云山雾罩的聊起了夫妻间的事。比如我的阴茎大还是她老公的大什麽的。身下压着一个赤裸的女子,看着她娇艳的容貌,聊着些下流的话题。我的阴茎早就不安分起来。
 
我缓慢而小幅度的抽插着,她打了我下,说:「怎麽又不老实了呀。」
 
我拔出阴茎狠狠的一插到底。她一声娇呼。眼神开始迷离起来。
 
我问她有没有肛交过,她点点头说,你想要,就给你。
 
我兴奋,努力的抽插起来。她娇呼不断。
 
一口气百十来下,我开始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了。她扭动着身子,脱离了我。然后翻身趴在了床上撅起了臀部。
 
那雪白的臀部在灯光下格外夺目。细腻的臀肉如同两团温玉,中间夹着的肉缝,由于腿的并拢又合上了小嘴。唯有两片粉色的嫩肉依然厚实,从缝中探出,显得调皮又性感。之上是那盛开的菊。没有一丝的杂草,和她那茂盛的阴毛形成鲜明的对比。那片晶亮的水,现出了刚才交欢的愉悦。
 
我忍不住低下了头,吻在了她的臀上。手在她的臀腰间不停摸索,感受着那细腻和丝般的滑。她轻轻的哼哼着。丰满的臀部微微摇摆。
 
挺枪再上由于她的腿并着,感觉她下面好紧。抽插的如此费力。手抓着两片臀。看着她的菊随着我的抽插也微微的一张一合着,指便压了上去。
 
她一声娇呼,回头看着我。我用指去插她的菊,她撅着臀迎合着。
 
我拔出了枪,开始刺菊。之前的我从来没有过。弄了好半天,才在她的帮助下进去。紧,但里面有些空洞。
 
就如同第一次做爱,兴奋却不持久,没多久就射了。她依然让我射在了她的身体里。看着那白色的液体从菊花流出,顺着流过她丰满的阴阜,渐湿了毛。
 
我看着她的身子,她看着我,撅着屁股一动不动的让我看。
 
她不是我遇到最美的,不是我遇到最紧的,不是我遇到最风骚的,不是最会玩花样的,不是……但是她是最有味道的,女人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