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到了,钰慧要回高雄去,阿宾送她到火车站,钰慧眼泪流个不停。
 
「钰慧乖,」阿宾安慰她:「才三个礼拜而已嘛,而且有机会的话,我也可以去看你啊!」
 
钰慧说:「一定哦……」
 
阿宾立下了保证,钰慧才破涕为笑。
 
火车载着钰慧走了,阿宾离开火车站,去搭公车回到公寓,他也要收拾东西回家了。来到公寓楼下,刚好琇美和她男友正开着一辆小发财车要离开。
 
「学弟!」她招着手:「下学期见!」
 
阿宾跟她们挥挥手,她们就走了。阿宾上到六楼顶,在自己房间里整理着,有人来敲门,他开门一看,是莲莲。
 
莲莲一进门就搂着他吻,说:「我要走了,你呢?」
 
阿宾说他整理好也要走,莲莲告诉阿宾她下学期顶到同学的宿舍床位,要搬进学校,不住这里了。
 
「你帮我还钥匙给房东好吗?」
 
阿宾接过门匙,又和莲莲吻了吻,莲莲说:「谢谢你教我统计学!」
 
然後她就走了。公寓越来越空,阿宾有一种凄清的感觉。
 
「我也得赶快走!」他想。
 
阿宾继续把他的衣服装袋,男生的行李很简单,不一会儿已经整理妥当。
 
今天是周末,这时已过了中午,胡太太应该回来了才对。他下到六楼,按着房东的门铃。大门一开,他就听见客厅里的歌声。
 
「阿宾,」开门的是胡太太:「进来啊!」
 
「不用了,你有客人。」阿宾看见客厅是一个女人拿着麦克风在唱歌,他说:「我要回家去了,还有莲莲托我还你钥匙。」
 
胡太太接过钥匙,拉着他说:「没关系,进来!我们家新买了卡拉OK!」
 
阿宾进到客厅,胡太太介绍说:「这是我先生的妹妹,佩如,这是阿宾,住楼上的学生。」
 
「胡小姐!」阿宾招呼着。
 
佩如一边唱着歌,一边朝他摆摆手。
 
「我老公和她老公一起去吃亲戚的喜酒,晚上才会回来。」胡太太说:「你吃过午餐了吗?」
 
阿宾看见沙发前的小几上有几样小菜,还有啤酒,他摇摇头,胡太太拉他一起坐下,说:「来,跟我们一起吃。」
 
阿宾真的是还没吃,便也不客气,动起筷子来了。这时佩如唱完了,换胡太太上去,佩如坐到阿宾旁边,拿了一个玻璃杯,帮他倒满啤酒,说:「别客气啊!」
 
阿宾看她和胡太太的脸都有点红红的,再数数桌上的空罐子,看来她们已经喝了不少了。他说:「谢谢,我自己来。」
 
胡太太唱完了,她们拱着阿宾唱一首,阿宾只好站起来唱,她们姑嫂俩人坐在沙发上又接着乾杯。
 
他们三人轮流唱歌,没事的人就在底下喝酒,情绪越来越高昂。
 
到後来,大家都不免头重脚轻,胡太太甚至斜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这时佩如正在唱着一只英文歌,StayaWhile,又轻又柔的歌声十分迷人,阿宾站起来到她旁边,双手扶着她的腰,俩个人自然的摇摆起来。
 
佩如大约廿五六岁,面貌可爱,而且身材美好,略为贴身的上衣显出饱满的上围,下身一条一片裙,时常不小心便露出一整条白皙的大腿来。
 
阿宾的手在她的腰上不规矩的游动起来,她咯咯的笑着闪躲。
 
阿宾渐渐逼近她,她还是快乐的唱着。後来阿宾的双臂将她的细腰围住,她只是蠕动着娇躯不让他贴紧,阿宾的手掌就在她的腰身附近活动,而且逐渐放肆的到处侵犯。佩如被他摸索得笑得更厉害了,软绵绵的身体一直摩擦着阿宾的敏感处,阿宾的手掌往下直溜,捧住了她的双臀,往自己搂来,俩人就贴在一起了。
 
佩如将头靠在阿宾肩上,可是嘴里依然在唱着。阿宾腾出左手,从那一片裙的开口摸进去,首先接触到细嫩而发烫的大腿,他不忍释手的爱抚着,佩如又咯咯的笑起来,而且推着他想要逃走,阿宾赶快要拉她,结果俩人都跌倒在地上,佩如先爬起来,坐回到沙发上吃吃的笑个不停。
 
她几乎是半躺着的,双腿却大喇喇的张开,那一片裙遮掩不住,也左右完全敞开,阿宾爬过去跪在她脚边,她仍然在笑着,脸蛋儿更红了。
 
阿宾将头趴在她的粉腿上,看着她诱人的下半身,那裙子敞开之後,她等於只剩内裤遮掩了。她穿着一条乳白色的小三角裤,布面上有一些直条的浮纹,将她的私处衬托得又胀又鼓,阿宾伸出右手食指,在上面轻轻按了一下,她那肥嫩的地方就随着指尖凹下一点,阿宾觉得有趣,就到处不停的按着,直到最後按着了很重要的一点。
 
「啊呀!轻点!」佩如星眸半闭,脸上堆着迷糊的微笑:「嗯……嗯……」
 
阿宾改成用食指揉着,佩如仰起头,「啊……啊……」的浪哼。阿宾越揉越快,佩如的身体就直发抖,而且整个裤底都湿黏黏的,透出到布料外面。阿宾停止指头的攻击,双手执住她的三角裤,慢慢的往下拉,佩如的阴毛就跑出来了,她象徵性的抵抗了一下,便任由阿宾脱下她的裤子。脱下之後,她也不害臊,依然将双腿张得大大的,好让阿宾看得清楚。
 
阿宾眼瞪得发直,面对着佩如美丽的阴户,越看越喜爱,就吻上去了。
 
佩如意外的「啊!」了一声,然後就「嗯……嗯……哎……哎……」起来,还一直将阴户朝阿宾的嘴上挺,阿宾一个发狠,便尽往那颗小豆豆上舐。
 
「哎哟……啊……啊……你……停一停……这……我会受不了……啊……嗯…不要了…哦……不要了……」
 
阿宾弄了她一阵,才停下来,可是自己也满嘴浪水,狼狈不堪。佩如看到他好笑的样子,用手背捂着嘴乐个不停,阿宾不满的瞪着她,一面作出邪恶的表情,一面脱去自己的衣服。佩如充满兴趣的看着,当阿宾脱下内裤时,她看见那挺直粗大的阳具,不禁「喔!」的一声,讶异它的雄伟。
 
她坐起身来,伸手拿住那鸡巴,一边看着一边套着,还将它翻上翻下瞧个究竟。阿宾被套得忍受不了,将她推倒回去沙发上,提着鸡巴就要插。
 
「等等嘛……」佩如说:「我先脱掉裙子嘛……」
 
她解开裙头一抽,那裙子就掉到地上了。阿宾将鸡巴对好,轻轻一用力就滑进了一大半,佩如双眉紧锁,担心的说:「好深啊……」
 
阿宾还有一截在外面,并不管她,仍然一挺,便全部插进去了。佩如不知道是难受还是快乐,头往後直仰,张大嘴巴,吐出一长声「哦……」,看样子是满意的成份居多。
 
阿宾将鸡巴很慢很慢的抽出来,她「啊……啊……」的抗议着那难忍的空虚,等抽到没有退路,阿宾又很慢很慢的一截截插进去,她则是「嗯……嗯……」的急着要他赶快。他就这样折磨着她,让她的浪水不停的流出,等到她痛苦的几乎要啜泣的时候,他才满意的快速抽插起鸡巴来,狠狠的干着她。
 
「啊……啊……对……嗯……插我……不要停……啊……好舒服哦……插死了……美死我了……啊……好哥……好深哪……嗯……嗯……」
 
她越叫越大声,把胡太太吵醒了,她虽然睁开眼,仍然醉意盎然。
 
「哦……」她洞烛其奸的指着俩人,羞着她们说:「你们……」
 
她挣扎的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走回自己房间。
 
佩如奸情被撞破,心里一急,而底下被阿宾插得正美,穴心儿一酸,「啊……啊……」的尖叫起来,高潮了。
 
她刚完蛋,还在阿宾身下喘着,便催阿宾:「去插她……」
 
「咦……?」阿宾不解。
 
「去啊……否则她说出去怎麽办?」
 
这女人,原来要杀人灭口,将嫂子也拖下水。阿宾心里一阵好笑,她已经爬起身来,拉着阿宾要进胡太太的房间。胡太太房门没关,阿宾看见她趴在床上好像又睡着了。佩如一进去就七手八脚的去脱她的衣服,胡太太哪里曾睡着,她任由佩如将她脱光,才假意醒来说:「你……你作什麽?」
 
阿宾知道她在演戏,便笑吟吟的坐在床沿,佩如则紧张的执住她嫂嫂的双手,不让她再乱动,又叫着阿宾:「快啊……快上啊……」
 
阿宾作势扑上胡太太,让鸡巴对准阴户,进去了一个龟头。胡太太扭着身体说:「不要啊……」
 
佩如居然哄起胡太太来了:「乖……嫂嫂乖……马上就舒服了哦……不动……」
 
阿宾终於进去了,而且立刻就快速的抽插不停,胡太太的戏就根本演不下去了。她刚才在客厅听着阿宾和小姑的香艳大戏,已经兴奋的汤汁直流,现在阿宾插得凶,她便搂起阿宾的腰,享受起来。
 
佩如哪会知道嫂嫂和这男孩早有一腿,怕嫂嫂不满意,还谄媚的低头帮她着奶子。胡太太上下受到夹攻,怎麽能受得了,「哇……哇……」的浪叫几声,竟然丢了。
 
阿宾扔下胡太太,又朝佩如扑来,这时佩如早已将上身也脱光,一对35C的奶奶到处摇动,阿宾也没空去摸它们,将佩如按倒下来,「吱!」的一声,鸡巴又插进穴里。佩如的头晃荡在床外,心想嫂嫂也被干了,便放心的叫起床来,整间房都是她的浪叫声。
 
「啊……啊……插死了……啊……唉呦……再深一点……啊……好爽哪……好哥哥……我要死了……嗯……哼……哼……啊呀……嫂嫂……你……作什麽……啊……啊……」
 
原来胡太太坐起身来,凑和着佩如的淫水,用手指扣着她的肛门。佩如简直疯了,叫得更凶。
 
「啊……好哥哥……啊……好嫂嫂……救命啊……我要死了啦……哼……哼……我……我……啊……死了……死了……」
 
她不停的抽慉,浪水洒得满床都是,终於再次高潮了。阿宾连战俩人,无力再撑,腰眼一麻一抖,就「卜卜」的将精液射进佩如的身体里。
 
佩如知道他泄了,只是无力的说:「完蛋了……我会怀孕……」
 
阿宾爬起身来,也不理她,转身和胡太太吻起来,将她抱在怀里。
 
过了一会儿,他轻声的说:「姐,我要回去了,开学前再来。」
 
胡太太点点头,阿宾起身到客厅去穿回衣服,再看看佩如,她已经睡着了。
 
阿宾又和胡太太再次吻别,上楼拿过行李,回家了。
 
傍晚六点多,佩如的老公来到胡家,一进客厅,看到小几上杯盘狼籍,佩如的裙子又丢在沙发旁边,不知发生了什麽事情。他关上门,着急的跑进里面,却在胡太太的房间门口看见不可思议的景象。
 
他看见佩如和她嫂子俩人光溜溜的相拥而睡,这真是奇怪了,难道,这姑嫂俩人……刚才是在玩着磨镜的勾当。
 
反正俩人都是赤裸的,他便大着胆子走近去看,自然,他是去看胡太太。
 
他看见胡太太一身细皮白肉,小巧的乳房,结实的屁股,忍不住伸手偷偷摸了几下。老实说,佩如的身材比胡太太好得多了,不过,老婆是别人的好,胡太太对他而言,是比较新鲜的。
 
他忽然把心一横,将全身的衣服全部脱光,那鸡巴早就被刺激得又直又硬,他躺到胡太太後面,将鸡巴从背後慢慢凑到阴户口,在那里钻着。
 
胡太太在睡梦中感觉被插,穴儿很舒服,以为是老公回来,便骚浪的「嗯……」了一声,回头去看,却是佩如的老公。
 
她这次真的吓一大跳,说:「建成,你……」
 
建成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又指了指睡在旁边的佩如,胡太太便安静的瞪着他,他却抽插起来了。胡太太的一双眼睛从杏眼圆瞪被插成媚眼半闭,鼻子轻轻的哼着不敢发出浪声,真是肉紧极了。
 
建成插了几百下,胡太太的穴儿「噗」的喷出一股水来,她高潮了。建成继续要插,胡太太阻止他,说:「别在这里……我们去小孩的房间……」
 
她们轻轻起身,溜到隔闭房间,将门关上,也不开灯。建成将她抱起,撂起她一条腿,站着又干上了。
 
「你……啊……胆子真大……」胡太太说。
 
「嫂嫂不喜欢吗……」他一轮猛挺。
 
「哦……喜欢……喜欢……哦……我老公呢……他不是和你……啊……一起吗……啊……啊……」
 
「他去接小孩,给我钥匙要我先回来,」他说:「嫂嫂一边偷情……一边还会想着老公……」
 
「哎呀……哎呀……那你要赶快……啊……啊……他……随时会回来……啊……好舒服……」
 
「我不是正在快吗?」
 
建成疯狂的插着,胡太太很快的又高潮了,她搂紧他在他耳边叫,建成一个不忍,跟着喷出阳精来。
 
她们在黑暗中温存了一会儿,又捏手捏脚的回到主卧房,穿回衣服。胡太太到客厅将佩如的裙子取来,说:「你在这里陪佩如,我去收拾东西。我老公就快回来了,顾好你老婆,你不想便宜他吧?」
 
说完,她带上房门出来。才到客厅,就听到门铃声,她开门一看,胡先生带着孩子回来了。
 
她扑到老公怀里,撒娇说:「老公……想死你了……」
 
胡先生满足的搂着妻子,走进家门。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