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工作关系,我需要长期到一些比较落後的国家工作,由於这些地方
 
卫生环境和医疗设备都比较落後,为免我的太太敏琪受苦,所以我唯有
 
叫她独自留在香港生活。
 
虽然明知这样有如戴绿帽,但是我亦很鼓励敏琪和多些男性交往,这样
 
敏琪一来便可以有人照顾,另外,如若二来有生理需要的话,也可以找
 
他们帮忙发泄一下,一举两得。
 
敏琪起初还对我说不会和其他男性接触,但可能真的太苦闷了,最後终
 
於在酒吧里和一个男生尝试了一次「一夜情」。自此之後,在短短半年
 
间,敏琪已经跟四、五个男人发生过性关系。
 
由於我知道敏琪一个人生活很寂寞,所以不但没有去阻止,反而鼓励敏
 
琪继续,只是要求她每次与其他男性造爱完之後,必须向我汇报,我不
 
是变态,只是不想自己的太太给其他男人干完也懵然不知。
 
直至最近,敏琪和我认识了一个大学生,他名叫阿澄。敏琪说阿澄对她
 
非常体贴,所以他们俩很快就发生了关系。当敏琪与他亲热过几次之
 
後,阿澄便开始要求敏琪与他短兵相接,由於敏琪对阿澄非常有好感,
 
所以如果刚好是安全期,敏琪都会顺从阿澄的意愿在不使用避孕套的情
 
况下造爱。
 
最初敏琪要求阿澄临射精前拔出来射在外面,不过阿澄很多次都装作来
 
不及抽离而故意将精液射在她体内。现在他们越来越过份了,敏琪和阿
 
澄无论什麽日子里都会在不作防避措施的情况下造爱,因为阿澄说很想
 
让敏琪为他怀孕,而且他们觉得这样造爱更疯狂、更彻底,如真的怀了
 
孕才再作打算!
 
近来敏琪向我说,阿澄很想与他的朋友们尝试一下群交的滋味,起初敏
 
琪不甚愿意,但在阿澄的不断游说下,敏琪开始有点心动,最後经不起
 
阿澄的花言巧语,终於同意让阿澄得偿所愿。
 
那一天,敏琪与阿澄再加上他的两位朋友阿南和阿佑一起到郊外露营,
 
为这次「叙会」作准备。
 
当到达一处很僻静的地方紮好营帐後,敏琪很识趣地换上了背心短裤,
 
内里还完全真空,将身材表露无遗,先给他们来过热身。其实他们三人
 
早已老实不客气,时常色迷迷地偷看敏琪的胸脯,还装作跌了东西,然
 
後趴在地上偷窥敏琪裤里的春光,不过敏琪也不忸怩,还特意把大腿张
 
开,让他一窥全貌。他们最後还藉故碰撞敏琪的乳房,不过敏琪郤对我
 
说,觉得自己的肉体对男生还有这麽大的吸引力,感到好兴奋。
 
黄昏时各人已按捺不住了,纷纷脱光衣服,肉帛相见。敏琪事後对我说,
 
起初她也没有什麽感觉,当赤裸裸地站在三个男人面前的时侯,还感到
 
有点尴尬,但随後见到他们因为对着自己的肉体而生出自然反应时,心
 
里便开始有点兴奋,淫水已不知不觉的涌了出来。
 
一开始几个男生还有点拘束的犹豫着,敏琪却首先作出主动,躺在地下
 
的垫布上装作情不自禁地自慰起来,还很挑逗性地轻轻呻吟着。他们越
 
看越兴奋,鸡巴都硬梆梆的翘高起来,终於忍耐不住了,争先恐後地围
 
在敏琪四周,伸手在她身体上到处爱抚。
 
敏琪首先跟阿南和阿佑轮流湿吻,然後他们分别从敏琪颈部的两边舔起
 
来,再慢慢的往下移,去到乳房的位置时,便把乳头含进口中用力地吸
 
啜起来,与此同时,他们的手还不时把弄着敏琪的阴核,或将手指插进
 
阴道里抽动。
 
敏琪闭上眼睛享受着两粒乳头同时被吸啜的快感,以及阴户被玩弄时传
 
来的阵阵强烈刺激,呻吟声不由得越哼越高,淫水也止不住地长流不息。
 
不多一会他们就把敏琪弄成狗爬式,阿澄从後面紧紧抱着她的屁股,将
 
阳具狠狠地插入敏琪湿滑的阴道,然後用力抽插起来,双手则弯到前面
 
不停揉捏着她两颗乳头;阿南就躺在敏琪下面,正疯狂地舔着她的阴
 
核,敏琪的淫水不断地流出来迎合他的舌头。
 
之後他们要敏琪跪在地上,阿南和阿佑站在她左右两边,要敏琪轮流为
 
他们口交,当敏琪嘴里含着阿南的阴茎吞吐着时,手也不断地为阿佑的
 
阳具套弄着,更不时用拇指揩擦阿佑的龟头,弄得他整个身体都颤抖起
 
来。
 
阿澄依然很疯狂地在敏琪身後抽插着,令敏琪很快已有了一次高潮!差
 
不多约五分钟後,阿澄大叫一声,敏琪感到他的阳具在身体里不断跳
 
动,然後一股热辣辣的精液便高速地射进她阴道里。
 
阿澄离开後,变成阿南躺在垫布上,要敏琪自己坐上他直竖向天的阳
 
具,敏琪微蹲在他身上用手拨开阴唇,利用阿澄射进去的精液作润滑,
 
只一下就坐至全根没顶。阿南一路享受着敏琪摆动身体套弄他的阳具,
 
一路用双手搓弄着敏琪胸前那对丰满的乳房。
 
阿佑则站在敏琪面前,继续享受敏琪为他口交,敏琪的小嘴和阴道不停
 
地吞吐着阿南和阿佑的阳具,似乎只有两根鸡巴同时在自己身体里进
 
出,才能扑熄心里燃起的熊熊慾火。
 
当敏琪的第二次高潮快要来临时,阿南和阿佑也同时在她的阴道和嘴里
 
射出精液,与敏琪一起登上极乐顶峰,然後三男一女四人都虚脱地摊睡
 
在地上。
 
但是阿澄、阿南与阿佑他们三人仍未觉得满足,休息了一会,他们三个
 
又一起站在敏琪面前,要敏琪为他们口交,然後再轮流与敏琪造爱。
 
其实这时敏琪虽然很累,但心里亦非常兴奋,尤其是见到面前三根粗壮
 
的鸡巴又再回复生气,正虎虎生威地伺机而动时,更是毫不犹豫地张开
 
嘴逐一把他们的阳具含进嘴里吸啜,还用舌头将龟头上的淫液舔乾净。
 
当阿澄压在敏琪身上抱住她抽插的时候,敏琪就用双脚很用力地缠着阿
 
澄的腰,身体也跟随阿澄的节奏上下挺动,阿澄每一下的插入,都彷佛
 
将龟头捅进敏琪的子宫一样,撞得敏琪又酥又麻,不断浑身打颤。
 
阿澄一边操着敏琪,还要敏琪一边用手握着他那两个死党阿佑和阿南的
 
鸡巴帮他们打手枪,而敏琪的一对奶子就当然落入那两个家夥手中,被
 
他们又抓又搓的,把敏琪折腾到顾得上面顾不得下面,上口不断叫床、
 
下口不断冒水,阿澄被这场面感染,插了几十下就忍不住射了精。
 
一见阿澄完事,阿南便立即补上,替位接力,由於敏琪仍沈醉在阿澄带
 
给她的高潮余韵中,迷迷糊糊地还来不及准备,阿南已经把阳具狠狠地
 
插入,所以不禁叫了一声,不过口刚张开,立即又被阿佑的阳具占据,
 
叫不出声来。
 
地上的敏琪被两人上下包抄,红嫩的嘴唇里含着阿佑的肉棒,一面
 
「呜……呜……呜……」地呻吟,一面不停地扭动腰部配合阿南的抽
 
插,下边的阴唇中还不时被挤出阿澄刚刚射进去的精液。
 
「不行……太爽了……我要射了……啊……全射进去了……」不管敏琪
 
怎样喊叫,阿南仍然不断加快速度用力往内冲刺并射精,射完後还用力
 
地再抽插几下才拔出肉棒。敏琪真的爽昏了,不管阿南是否射了精,竟
 
然已经达到高潮。
 
「敏琪真的很骚,这样快便不停来了几次高潮。」正在享受着敏琪口部
 
服务的阿佑刚说完就立即加入战局,将沾满口水的阳具插入敏琪的蜜穴
 
中,随即疯狂地发动进攻。
 
「啊啊啊……很粗喔……不要了……啊啊……再用力些插!啊啊……
 
很舒服啊……又要高潮了……啊啊啊……用力插……用力……舒服死
 
了……」敏琪兴奋到连话都说不清,叫出口的声音软弱无力,更添几分
 
性感。
 
敏琪嘴里一边胡乱淫叫着,一边扭摆屁股迎合阿佑的动作,在兴奋中再
 
一次达到了高潮,身躯不断颤抖着。但是就算敏琪已高潮了几遍,阿佑
 
的动作却仍没停下,依然不停地往深处插入。
 
见到阿佑干得这麽起劲,阿澄又提着阳具塞进敏琪的嘴里,但由於敏琪
 
正被阿佑操到高潮叠起,没暇照顾阿澄的需要,阿澄只好自己捧着敏琪
 
的脑袋,直接对着她的小嘴乾起来。
 
阿佑这时也快射精了,但他却不想射在敏琪的体内,於是示意阿澄让
 
开,然後便抓着敏琪的头发,将阳具塞进她的嘴里,就这样在敏琪的口
 
里喷发,射精後还故意不把阳具抽出来,硬是要敏琪将他的精液吞下,
 
终於弄到敏琪满嘴满喉咙都是精液的腥味。
 
这一晚,他们每人至少和敏琪干了两次,而敏琪的高潮就多到记不清
 
了。阿澄和他的朋友虽然都很斯文,造爱中也很温柔地对待敏琪,但敏
 
琪的下体仍然给他们弄得红肿不堪,事後休息了整整一星期才复原。
 
不过敏琪对我说,最刺激的就是和他们三人短兵相接,少了避孕套的阻
 
隔,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龟头的刮磨、射精时阳具在阴道里的搏动,那种
 
刺激与销魂的感觉,实在难以形容。
 
让他们疯狂地干了一晚之後,敏琪感到她的子宫里装满了三人的精液,
 
虽然那晚并不是排卵期,但亦非安全期,所以风险亦算很高,阿澄一个
 
人就没什麽所谓,但加上阿南和阿佑他们两人,如果真的怀了孕,就不
 
知道谁是经手人,後果真的不堪设想了。
 
这次之後,敏琪已经没有再和阿澄性交了,虽然彼此仍然有见面,不过
 
也只是吃吃饭、谈谈天而已,没有什麽出轨举动,反而由於敏琪很怀念
 
子宫里装满精液的特别感觉,所以不时还会主动约阿南和阿佑出来玩三
 
人游戏……
 
?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