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我人却在淡水!
 
真是衰到家了!没事被要求来参加这个研讨会,却偏偏遇上今年最冷的一天!在最
 
冷的地方!
 
打从一开始,指导教授要求我去参加这个研讨会,还要去发表论文,我就一直很不
 
爽。又不是我写的论文,而且对我毕业一点帮助也没有,我为何要去?而且还要准备报
 
告论文,只是身为学生的我除了默默接受,还能如何呢?
 
上了车,坐进还算颇为舒适的座椅,厚厚的车窗将寒风都关在外面,看来可以好好
 
的休息休息,未等到车上开始拨影片,我已经迷迷糊湖的睡着了。
 
到了台北,真是天杀的,冷死人了!顶着寒风,走过来到新光三越这边,人都快被
 
冻成冰柱了。不过比起那些在台北车站墙角的流浪汉,还是好过得多了,最起码我穿的
 
衣服就厚多了。
 
随便找了家旅馆,破破的,还是在楼上的,要是发生火警地震之类的意外,大概连
 
逃都不要想逃了,直接两腿开开准备投胎还比较快些。
 
进入房间,才稍稍有点暖意,不过隔壁的人应该更有暖意,哼哼啊啊的声音,连墙
 
壁都挡不住。我开启电视机,转啊转,转到了锁码台,居然发现该锁码的没有锁码,不
 
知是不是旅馆另外放的,反正是全都露的洋片子。我把声音开到我所能忍受的极限,对
 
着隔壁的墙轰出去,小小回敬一下她们的干扰。
 
把行李都安置好後,点热水暖暖手脚後,我才把电视机关小声,而隔壁的声音不知
 
何时已经消歇,总算能好好睡觉了。
 
**************************************
 
第二天一早,搭着捷运来到淡水,天空还下起毛毛雨,真是冷上加冷,就像是地狱
 
吹来的寒风,从你的每一个毛细孔,一私一丝的钻入肌肤,冷到骨头里去了。但是主办
 
的淡江大学还真有办法,找了好几个身材还不错的美女,穿起短袖贴身的旗袍,还颇为
 
养眼的,不过可就苦了那几个打工的女孩了,这种天气还穿成那样,我怕她们赚来的还
 
不够她们去买药吃哩。
 
研讨会第一天没我的事,我要报告的场次是在第二天,因此随兴的听了几场演讲之
 
後,赶着搭上他们学校的交通车就躲回台北了。不过说实在的也没暖和多少,只是躲在
 
旅馆中总比在外面吹风好吧!
 
到附近一家「网路共和国」去上上网,到Tiger2找了找朋友,想找个人带我到台北
 
好好的玩玩,可是每个都推说天气冷不肯出来,唉???看来我人缘实在不怎麽样,无
 
聊的把买来的时数玩完,然後附近吃了晚餐,买了一点点心,然後又躲回旅馆去了,真
 
是无聊透顶。
 
百般无聊的看看电视吃吃零食,一个晚上其实也不太长,加上天气冷,特别想睡觉
 
,因此早早的就躲到被窝中,关起电灯睡觉了。
 
只是我万万没想到,这一睡可睡出大事了!
 
正在朦胧模糊却将睡未睡之际,因约之中感觉到房门似乎有人走近来,细碎的脚步
 
声一直走到我的床边来,刹时间睡意全消!冷汗直冒!该不会这麽背吧!?还遇到那个
 
我最怕的????鬼?!
 
这时候最希望的是早就睡去,完全不知道就好了,可是一但惊觉了,偏偏耳朵也会
 
跟着比平常敏感十倍以上,连在床边的窸窸窣窣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背上一股寒意
 
直灌脑门。
 
好一会儿後,突然静悄悄的,听不到一丝声音,我想:「会不会是走了?」不过想
 
归想,可还没勇气爬起来看他一眼,只能发着抖把被子拉得紧紧的。
 
似乎又过了很久,反正对我来说,这种时候一秒钟大概也跟一年差不了多少,我一
 
直听不到任何声音,於是我开始安慰自己,别怕别怕,也许是听错了,也许是错觉,又
 
就算是真的,大概也走了吧!我一次又一次的告诉自己,别自己吓自己,一定是我的错
 
觉,一定是听错了,一定不是遇到那个?????
 
不过老天爷似乎就是跟我过不去,不应该说那个鬼跟我过不去!他居然掀起我的被
 
子了!这还得了,这根本不再是幻觉了,这是真真实时的感觉,一股冷风已经钻进被子
 
了!接着一个人就钻进我的被子了!!
 
「哇!」我再也忍不住的大叫起来。
 
「哇!」一个女生的尖叫在我的背後响起。
 
这下我吓得更严重了,一个转身就滚到床底下去了。没想到这一滚,不只我滚下去
 
,连那个女鬼也跟着压下来,把我重重的压在地板上!
 
「喂!你干嘛啊?!」没想到女鬼居然说话了!!而且是压在我身上贴着我的脸在
 
讲话!
 
「我???」
 
「我什麽我啊!你鬼叫鬼叫的吓人啊!」
 
「我」
 
「还我我我,我被你吓到了啦,你说你怎麽赔我?」
 
「有人鬼压床是这样的吗?」我这样想着「我怎麽这麽倒楣啊!」
 
「开灯啦!人家要起来了啦!」说着这女鬼在我身上撑啊撑的,压得我好痛,最後
 
还踩了我一脚,更是痛到骨头去了。
 
可是这一撑一踩,我才突然发现,这女鬼身体是热的耶!
 
「你是????」
 
突然间床头灯亮了起来,一个全裸的女孩坐在床头,回头看着我,一脸疑惑。
 
「我?应该是我问你是脽吧。」
 
「我是Lily,可是你不是Jack啊?!」女孩子有点意外的表情。
 
「我?等我下辈子也许会是,如果你再这样吓吓我,大概还会快一点是。」
 
「啊?为什麽会快一点是?」
 
「因为被你吓死了,早点投胎,就会早一点是了啊。」
 
「嘻嘻,你说话还真有意思,不过是你吓我耶,我才被你吓的差点死了。」
 
「是喔,那要不要我说对不起啊」
 
「要,当然要,尤其是你这样盯着我看,很没礼貌喔。」
 
「啊!?」真是失算,男人的自然反应,看到裸女哪有不会看的,更何况是长相身
 
材都不错的少女裸体。
 
说真的,眼前的女孩长得蛮甜美的,不是那种艳丽的美,就只是那种很平凡,但是
 
你会觉得一切都恰到好处的好看。身材修长,坐在床头的样子,估计应该在168到170之
 
间,在床头灯的侧光之下,胸部看来还真不小。
 
「啊?这样要怪我喔?我是男人耶,会这样看是很自然的啊,要是不这样看你,你
 
大概就可以生蛋了。」
 
「生蛋?为什麽可以生蛋?」
 
「恐龙不是卵生的吗?」
 
「吼,你拐湾说我是恐龙。」
 
「冤枉喔!我是说我不看你的话,你才是恐龙好不好,何况,如果你这样算恐龙,
 
那人类也许会绝种了。」
 
「为什麽?」
 
「因为所有的男人都喜欢恐龙不喜欢人了,那人类不就绝种了。」
 
「呵呵,你这人说话还真好玩,不过既然你都说我好看了,那就原谅你了。」
 
真是奇怪,我本来就没有道歉的必要,为何要她原谅?
 
「不过我被你看光光了,你该怎麽赔我?」
 
「赔?怎麽赔?不然我也脱光给你看?」我没叫你赔就很好了,居然叫我赔,当然
 
跟她耍赖了。我还做势要把裤子拖下来的样子。
 
「不要!我不要看!」
 
「那好,是你不要,不是我不赔喔。」女生遇到男生耍这招无赖招,一向只有投降
 
的份,我肚子里暗暗偷笑的把裤子再拉好。
 
「等等,吼,你很坏喔,得了便宜还卖乖。」她表情突然不一样了「不行你别想这
 
样骗我,我也要看!怎样?脱不脱?」
 
「你???」
 
「我什麽我,不脱啊?男子汉大丈夫说话不算话。嘻嘻,你不脱我帮你脱了喔。」
 
「你真的要我脱?」
 
「脱啊!怕你喔。」
 
这女生说完後还真的动手把我的裤子给脱了,在我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她居然已经
 
把我脱光光了,这下可好,冷得吓人的天气,一男一女在旅馆房间中光溜溜的,而唯一
 
的一张床,有一床厚厚的棉被????
 
「好??好冷喔。」两人不约而同的说。
 
接下来我一把抓起棉被就往被子里面钻,而她同时抓起另一头,当然也是跟我一样
 
的想法。这光溜溜的两条肉体,同时钻进被子里,当然免不了又是一阵我撞你你推我,
 
因此惊呼连连???
 
「哇!你好色喔!撞人家的胸部!」
 
「噢!你不要乱踢啦,踢到要害了啦!」
 
「你???你过去一点,不要偷摸我的屁股!」
 
「啊!你小心一点啦!指甲戳到我了啦!」
 
一阵大混乱之後,终於,我????被踢下床,发着抖,赶紧穿衣服。
 
「喂,你把我的衣服拿来。」女生居然把我当奴隶的使唤。
 
我依言走过去,拿起她的衣服,但是却不是拿给她,而是放到沙发上,我一屁股座
 
在前面,挡住她的衣服。
 
「喂,你干嘛啊!把我的衣服拿来啦!」
 
「哼,你想的美喔,我不先把事情弄清楚,你别想拿到衣服。」
 
「啊!?喔???」女孩似乎想起来了,我们现时正处在一个诡异状况之中。
 
「你是谁?你为什麽跑到我的房间来,还这样骚扰我?」
 
「我??你的房间?这不是六号房吗?」
 
「小姐,我这是九号房,你是不是眼睛脱窗啊?六跟九都分不清。」
 
「可是我明明看到是六啊!」
 
「吼,你嘛帮帮忙,走错房间居然都不会怀疑,床上还多了一个人耶,你不会看不
 
到吧!?」
 
「我??我哪知道,床上本来就应该有一个人啊!灯光那麽暗,你跟他我哪分得出
 
来?」
 
「啊!你是说,你房间的床上本来就有一个男人?」
 
「喂,你说的是什麽话啊!什麽男人!谁说是男人了。」
 
「喔,对不起喔,是我误会了好不好。」我说归说,但是任谁都听得出来,我是没
 
啥诚意的。
 
「哼,你给我记住。」
 
「是,我记得了。」我顿一下再说「可是是要记得什麽?」
 
「你!」「好、好??」女生不再说什麽。
 
「喂,不说了?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呢。」
 
「哼,不说。」她气鼓鼓的。
 
「不说,也行。」我丝条慢里的说「我就把你的衣服拿去柜台,要柜台去报警,就
 
说这边出现一个裸体女大盗,到我房里偷东西,我想你应该不会光着身子就到处乱跑吧
 
?」
 
「你敢!」
 
「不敢,我真不敢。」
 
我一肚子气,虽然看过她的裸体稍稍有点补偿,但是灯光昏暗,也没看到太多好镜
 
头,一些不小心的肢体接触,虽然吃足了豆腐,可是要害被她的膝盖顶了一下,至今还
 
有一点不舒服,说来也没占到啥便宜。反而被她脱光,又赶出棉被,着实的冻到了。因
 
此虽然美女当前,可是还是一肚子气。
 
我站立起来,抓起她的衣服就往外走,她倒急了。
 
「喂??喂??回来啊!」
 
我已经开门走出门外,听到她的叫声,回头想听听看,没想到一停步回头,还没来
 
得及反应,已经被一团棉被撞倒在地板上,棉被中当然还有一个裸女。
 
「噢,好痛!」
 
「对不起,对不起,又撞到你那里了。」
 
这次虽然有棉被隔着,但是这次她是全身压下来,膝盖又一次狠狠准准的撞中我的
 
要害!
 
我们两人挣扎好久,才顺利站起来。
 
「咦?!这是六号房啊!」才刚站好,她就大声说。
 
「胡说???咦?怎麽会这样?!」我一看还真的是六号耶!
 
「ㄜ???我???」我正想说糗大了,但是还好我眼尖「咦!不对不对,你看,
 
这是九号,只是它坏了,上边掉下来,整个反过来了所以像六号。」
 
「啊!???真的是这样耶???」
 
突然对面的房门手把传来转动声,她赶紧一把把我拉进房门,关上门。
 
「哇!」「哇!」
 
我真是不知道走得是什麽运,这次我还没回头,我背後一个大力撞来,我又被撞倒
 
在地板上跌了一个狗吃屎,更惨的是,下一秒钟,另一个自由落体又从背後压下。
 
「对不起,对不起????」
 
她又压在我身上,不过这次我却发现有些不一样???棉被???不见了!
 
那不就是说,她光溜溜的压在我背後吗!
 
背部的神经瞬间封印全开,感觉神经全力运作,展开超精密触感分析。
 
分析结果:两鼓圆盘状柔软物体贴着我的背部!主人的猜测完全命中!
 
我挣扎着要站起来。
 
「啊!」耳边响起她的尖叫「不要动,不要转过来!」
 
「我???」我还没回答,她又把我压回地板。
 
「不要动!」她又说「衣服还我。」
 
衣服刚好被我压在下面,她猛力一抽,结果????
 
「啊~~色狼」『啪!』
 
我不知该高兴还是该生气还是???不知道了,反正她这一拉,把我跟她都失去平
 
衡,然後一人滚一边,我当然一眼看穿她,不!她根本没穿怎麽看穿?!她当场也赏给
 
我五百,我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反应,脸上应该是保持着看到她漂亮的身材,嘴巴开开
 
的呆样子吧!
 
我就这样呆呆的看着她,被对着我,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然後头也不回的走了。
 
等我回过神,追到门外,她已经不见了。
 
闹了这麽大的事,害我一个晚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不断的猜想这女孩到底是谁
 
?会不会就是住在六号房?我该不该去找她?她会不会告我性骚扰?一堆奇奇怪怪的想
 
法穿来穿去,迷糊间,天就亮了。
 
============================================================================
 
第二天,还是要参加研讨会,整理打点好之後,离开房门,经过了六号房时停了一
 
下,不过还是没有勇气敲门求证。
 
我想还是算了吧!就算真的住这边,又要跟人家说什麽?说:小姐,你的身材好好
 
喔。还是说:小姐,我的老二你喜不喜欢。一堆乱七八糟的对话,在我脑子里乱转。
 
算了吧!回去写篇故事玩玩,把她夸大一点,写成我当场上了她,干得她唉唉叫,
 
爽到天亮连干七炮!我这样乱想着离开。
 
上了捷运,人颇多,真是有点怪,依照我的经验,捷运很少这麽挤吧,让我觉得每
 
个人的眼光都怪怪的。
 
「喂!」
 
「你????咦?!是你!」居然是昨天的女生。
 
「嘘??小声啦,你的拉链???」
 
「拉链?」我下半身的感应神经功能全开!『遭了,下腹部有点凉凉的,真的没拉
 
好』
 
我立刻用一个我自认为最不受注意的姿势,藉着她的身体遮掩,迅速的拉上拉链。
 
「遭了!」
 
「你????还好吗?」女生大概看我脸色发青,低声的问。
 
「我????我???夹到了」我几乎想哭出来了。
 
我此时又不敢再次拉下拉链解围,只好忍着,到了下一站,我赶紧下车,用一种近
 
乎机器人式的走法,避免牵扯到痛处,躲到厕所去解围了。
 
『干!遇到这女人都没好事!真是个扫把星!』我在厕所中忍不住这样想。
 
老二上一点小小但是鲜红的红点,正是这次倒楣的证据。我小心的穿回裤子,确实
 
的拉好拉链,检查好一切,又洗了个脸,才走出厕所。
 
一出厕所,对面椅子上一个快笑到不行的女孩,还抱着肚子女力的压抑笑声。
 
『好可爱!』我居然忘了刚才我才在咒骂她,忍不住这样想。
 
她真的好可爱,她是标准的瓜子脸,五官分明,眼睛很大,虽然它现在鳖着笑而眯
 
着眼,但是偶而张开的瞬间,还是可以看出她的眼睛大而明亮,眼睫毛很长,鼻子很挺
 
,五官这麽深,也许是混血而吧!嘴唇有擦口红,事亮粉红色,有梨窝,笑的时候更是
 
勾引人心。
 
身材修长凹凸有致,昨晚虽然灯光昏暗,但是可比现在更清楚,那曼妙的身材早就
 
刻在我的记忆中,搜索记忆的影像,胸部粗估大概是34C 左右吧,身高应该接近170 ,
 
腰很细,也许只有23-24吧,臀部??嗯??大约是35 吧。
 
今天天气还是极冷,她穿得颇多,无法获得印证。
 
「喂??喂???喂~,笑够了没?」我几乎又快被他笑到火气上来了。
 
「嗯,呵呵???好??我不笑了。」
 
「嗯」
 
「嗯」
 
突然间,一阵尴尬的沈默。我想起昨晚的事,我看过她裸体,而她也剥光了我,最
 
後我还多次受伤。真是怪异却又有趣。
 
嗤!嗤!
 
「你是谁?」「你是谁?」两人同时笑,同时开口说同一句话。
 
「呵呵????」
 
「女士优先,我先说,我姓倪名珍秋,叫做倪珍秋。」
 
「倪珍秋,倪珍秋?倪珍秋!?你真糗?!」「你别闹了,小心我扁你喔。」
 
「啊!你这麽快就发现了喔。」「好啦,不玩了,我叫杨英,很男性化的名子。」
 
「杨英,嗯,我叫做刘明雄,很俗的名字。请指教。」
 
「哈哈,还真的很俗。」
 
「是啦是啦,你的名字最好啦。」我说。
 
「咦?不对,你是不是骗我?」女孩指着我的鼻子说。「我姓杨你就姓柳,我叫英
 
你就叫雄,你故意的是不是。」
 
「啊!你这麽快就发现了喔。」我学她说。
 
「你很坏喔,还好,遭天谴了。」她一边瞄着我的裤裆一边愉快的笑着,。
 
「骗你的你还当真,我真的叫刘明雄啦!看,这是我的身分证。」
 
「耶?还真的耶,这麽巧,不过原来你姓刘,不是柳。」
 
「原来是聋子嫌人说话小。」
 
「ㄟ,有点风度好不好。」
 
唉,老招,女人斗不过男人时,最会用这招,叫你有风度一点,摆明了就是你不让
 
她就是没风度,而自古至今,男人为了『风度』二字,不知吃过多少亏了。
 
我也不例外,只好乖乖认错。
 
不过,跟这麽漂亮可爱的女生认输认错也还算可以啦。
 
「杨英,你是没事做吗?在这边等着笑我。」
 
「不是啊,我今天要去淡江大学参加研讨会,时间还早嘛。」
 
「啊!是那个XXXX(又臭又长又无意义的字自动省略)喔。」我说。
 
「ㄟ,你也知道喔。」
 
「我当然知道,我今天还要上去讲哩。」
 
「啊!是哪一个Session?」
 
「今天早上第二个,是Session 6B吧。」
 
「哇!好巧喔,跟我一样耶。」
 
「你也是要发表论文吗?」
 
「不是啦!是我学姊要发表,我陪他来,顺便到台北啊、淡水啊玩一玩。」
 
「喔。」我想也不是,看她的样子顶多念大学,应该是不会写论文来发表的吧。
 
「那你学姊呢?」
 
「她先走了,我跟她说过我会晚点到。」
 
「喔,那,一起走吧!」
 
「好啊,走。」
 
似乎是有着老朋友般的熟悉与默契,我们两人并肩重回车站坐车往淡水而去。
 
就这样,我与她的故事,刚刚展开。